光復會“梅花電視停播”真相


光復會“梅花電視停播”真相

( 大中華民國光復會秘書處發佈 )

梅花電視內部出了問題,一個月來,已經被某些人鬧得沸沸揚揚,特別是在梅花電視的所在地舊金山,還有就是在國內的微信和海內外各種網絡群組上。個別人更是樂此不彼,似乎一心要將它迅速發展為一場“倒辛”運動,猶如30年前的“倒王”運動一樣。這自然是中共渴望已久的。辛灝年先生雖然向來能忍,多年來受盡委屈,但對外從來什麼也不說,這一次也是一樣,因此早就被他的前副會長嘲笑為“軟弱”。但是光復會作為一家民間政治團體,又志在民主復國的大業,卻不能長期聽任有心人非要將“污蔑當作宣傳,謠言當作事實”,蓄意避開他們所幹的“分裂活動”,卻“李代桃僵”地專門蠱惑不明真相的人們,以直接損害民主復國的事業。所以,我們幾經考量,才決定公佈“梅花電視停播的真相”,只談事實,絕不攻擊任何個人,僅對個別身份不明者予以警示。

12018年下半年,光復會為宣傳民國理念,傳播民國真相,創辦了光復之聲視頻電視台。自1810月至192月,已投資24000美元捐款。其中,4000美元購買主要設備,7000美元作為辦公經費,10000美元給予前主持人鐘勇的生活補助(每月2000美元),還有三千美元為會長辛灝年四次赴舊金山的旅費和對光復之聲——梅花電視所有成員的歷次犒勞費。其間,主要設備為會長親自送到舊金山,視屏電台所用的播音室和會議室,也為會長親自找到當地支持者免費提供。20181010日,光復之聲開始試播。

211月,副會長程凱力薦非民國派,非光復會員和民運人士李剛取代前任,擔任台長,會長辛灝年因尊重副會長表示同意,但幾次要求副會長敦請李剛台長參加光復會,都沒有下文。伺後副會長程凱又一再要求讓李剛台長參加光復會“核心成員會議”,光復會和會長因他連光復會員都不是,故沒有同意。

312月,副會長因堅決認為光復二字阻擋了視頻電視的發展,強勢要求改光復之聲梅花
電視,會長同樣為尊重副會長而勉強同意。會上會下,光復會主要成員雖然都表示反對,但會長主動為副會長擔了擔子,說是自己“願意”的。

4, 同月,副會長程凱和台長李剛沒有通知光復會會長和其他任何一個負責人,就將舊金山的民運
人士鄭雲(綽號:飄飄)杜明等一干人紛紛拉入梅花電視,並請杜明管理帳目,鄭雲等人做節目。在這些人中,除鄭雲外,會長對杜明等人均不認識。直到元旦赴舊金山,會長才知道了杜明是誰,並且迄今與杜明沒有任何方式的來往。

5,光復之聲——梅花電視播出的五個月間,特別是元旦梅花電視正式播出後,宣揚民國理念,傳播民國真相的節目幾被完全拋棄,會長在舊金山當面安排好的民國節目既拖延不做,推薦的採訪對象也不去採訪,但當地所有民運活動,甚至假政庇偽民運活動,都成了梅花電視的主要播出內容。連春節要播出對大陸講話,也請的是長期以來反對孫中山,謾罵中華民國,公開辱罵辛灝年的紐約著名民運政庇黨,對國內民國人士連問聲好都沒有。國內遂有民國派人士公開在梅花電視節目的跟貼上,指責梅花電視出現的民運化傾向,並請梅花電視不要丟了民國派的臉。海內外許多民國派人士也紛紛來電來信,要求會長“管一管”,但遠在華盛頓的會長“鞭長莫及”。

6,元旦期間,原免費支持梅花電視播音室和會議室的當地支持者,突然要求梅花電視搬出,原因一直不明。直到最近梅花電視分裂活動爆光後才知道,原來是已經進入梅花電視的鄭雲(飄飄)在灣區僑界影響很壞,加之梅花電視節目又與民國無關,所以那位一向支持辛先生的當地華人,才在一氣之下趕走了梅花電視。

7,元月間,副會長打電話給會長,強行要求 要與光復會保持距離的灣區女民運鄭雲正式進入梅花台做主持人,還在工作平台討論要捧她做梅花台,光復會和海內外民國派的形象大使。但會長建議可以繼續邀請鄭雲做節目,但不得做主持人,因違反光復會章程。副會長立即在電話中大罵會長反對民運……”。會長雖然一笑置之,但還是充滿擔心:因為鄭雲(飄飄)一家來美時間很短,卻已身兼民陣北加州副主席,紐約某政庇黨舊金山分部的第二號負責人,和已有三十年歷史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及其現任會長方政的秘書,現在卻既要和光復會保持距離,又一定要進入光復會的梅花台做主持人,實在令人費解。

8217日,副會長程凱突然用各種方式通知會長:梅花電視要集體參加光復會,只做光復會團體會員這封短信的原文是:“辛灝年会长并光复会领导:梅花电视团队经讨论一致决定:从即日起,梅花电视加入光复会,成为光复会的集体会员。我作为光复会副会长,愿意担任梅花电视集体加入光复会的介绍人’。程凯。”會長突然覺得問題嚴重了。因為梅花台原來就是光復會投資創辦的,也是辛灝年先生親自創辦的,屬於光復會直接管轄的宣傳機構,為什麼還要加入光復會?要做不受光復會管轄的集體會員團體會員?這不是在搞分裂嗎?以他二十多年來對海外民運組織的了解,他不能不想到:這是“誰”出的主意?背後是否有看不見的勢力或人物在操縱?因為程凱不應該這麼糊塗……

932日晚,會長召開光復會各地和各部門負責人的視頻會議,大家一致譴責梅花電視的分裂行為,否決梅花電視要自成團體和“只做光復會團體會員的要求,決定改組梅花台,重申光復會章程中有關跨組織者不得參加光復會等條款,決議非光復會成員不得成為梅花電視的正式工作人員
為維護副會長程凱形象,免於他被大家當面指責,並能夠安寧地進行會議,會長提議副會長和另一位曾堅決反對在舊金山創辦梅花電視的重要成員迴避該次會議。同樣由於會長的提議,會議最終決定:光復會繼續委託副會長程凱分管梅花台。暫不設台長,對原台長李剛虛位以待,俟李剛加入光復會後立即復職。任命“堅決反對分裂活動和敢於維護光復會正當權益”的前主持人王毅,以及民國派人士屈子清擔任副台長並兼任辦公室負責人,立即赴任。

1034日,會長辛灝年在親自將會議決議發給程凱副會長時,還寫了一封信給他。這封信的全部內容是:陳凱兄:你好!一直沒有給你答覆。非常抱歉!因為你們的要求不是我一個人就能夠答覆得了的。為此,32日晚,光復會召開了相對擴大的行政會議。沒有通知你和某某參加,是因為你不慎介入了梅花電視的分離事件,而某某則一直反對梅花電視,所以大家認為應該迴避。會後,光復會委託宣傳部新任負責人鄔萍暉先生向你通報會議情形和這次行政會議的決議。希望你能夠從此帶著梅花電視的新班子,把梅花電視辦得更有影響,以完成我們的共同夙願,也為大中華民國光復會所屬的半壁江山更添光彩。我相信你。我會擇日赴舊金山,見面再暢談。祝康樂!灝年敬致”(說明:副會長程凱曾一再稱“梅花電視是光復會的“半壁江山”。)

113 4日,副台長王毅和屈子清受光復會委託,在舊金山召開梅花電視會議,討論下一階段的工作,程凱拒絕參加,他在梅花工作平台上強硬表態說:……飄飄是梅花電視團隊成員,沐沐(即屈子清)不是,我和李剛也無意邀請沐沐參加。如果這個會沒有飄飄參加,我拒絕出席……這個會便沒有開成,從此梅花台也無法繼續播出了。程凱忘記了,光復會及其會長從來沒有同意飄飄成為梅花電視的成員,而沐沐(屈子清)已經被光復會任命為副台長兼辦公室負責人。

12,同日,副會長程凱將會長辛灝年發給他的會議決議對外公開。於是,光復會在海外超過一半的重要成員名單(近20人)全部爆光。幾天後,中共國安已經公開上門威脅一位重要成員在江西的家人,因而引發光復會所有參加會議成員的強烈不安。目前,光復會有關方面正在嚴密注視著事態的發展。

1335日,副會長程凱發表並到處散發了他的公開聲明。該聲明全文如下:程凯声明:一年前,我受辛灝年先生邀请,担任他创建的大中华民国光复会副会长;去年五月,我受辛灝年先生委托,参与创办梅花电视。但合作至今,我不能接受辛灝年先生对三十年海外民运的全盘否定,和对几乎所有海外民运组织领袖的诋毁,以及他对梅花电视所谓民运化的指责。从现在起,我宣告辞去光复会副会长一职,并不再担任梅花电视复辟时代梅花视野两个栏目的主讲嘉宾。对于我推荐担任梅花电视台台长的李刚先生被罢免,我深表歉意。对于受我邀请加入梅花电视团队的朋友,因我的辞职而受到的困扰,我深表歉意。程凯 1935日。

(說明:眾所週知,民運領袖王炳章被中共綁架判刑後,唯有辛灝年先生前後為他奔走呼籲十七年,直到近幾年才有民運人士要求釋放王炳章。辛灝年先生誠摯邀請程凱先生擔任光復會副會長,也明知程凱是一位民運人士。著名民運人士吳雪燦去世,唯要求辛灝年一人為他送葬,而辛灝年剛剛還在黃花崗光復網發表了兩萬字的懷念文章:“秋雨二泉送英靈——悼學燦”。就不說辛灝年先生對民運人士吳學燦/趙品路等人生前死後(親人)的關照了。再之,魏京生/王炳章/王希哲三位著名民運領袖迄今為止的唯一一次見面商討民運大事,就是辛灝年先生一手促成,這就是著名的“吃餃子會議”。當時台灣的軍情局都對王若望/羊子夫婦感慨說:“不知何人有這等本事,竟然能夠將他們三人聚到一起。”同樣的是,海外民運曾有十八個組織要召開圓桌會議聲討某位著名民運領袖,是辛灝年花了整整20天的時間一個個做工作(全部留有日記),才將這次聲討大會變成了團結的會議……辛灝年先生曾發推文說過,“我不反對民運,我只反對民運中的保共改良派”。但他只反對他們保共改良的思想和觀點,立場和行為,卻從未點名批評指罵過任何一個人。辛灝年先生確實在好友間批評過民運,那他是“恨鐵不成鋼”。至於二十多年來,滲透在海外民運中的中共特工,包括民運中的壞人,是如何地和一再地造謠/污蔑和陷害辛灝年先生的,辛先生至今都沒有對外公佈過任何一次真相。他不是軟弱,而是想顧及民運的整體形象。這一次辛先生因受程凱先生的“啟發”,將會做一套“在陽光下做人”的系列視屏節目,其第一專輯,就是“我和海外民運”,很多故事將會第一次撥雲見日。)

同一天,女民運鄭雲則在國內外微信群組到處散發惡罵辛灝年的文字,新任副台長王毅也立即遭遇程凱等人的一再謾罵,威脅和嘲弄。甚至造謠“辛灝年夥同杜明,王毅,沐沐(屈子清)毀滅了梅花電視……”(319日程凱給王毅的信)信中,程凱甚至責罵說:“王毅,你毀掉了梅花電視,還胡說八道。我之所以願意屈尊紆貴與你這個智商情商低於正常人水平,並且不具備起碼中文表達能力的人,在這個群裡對話,就是說怕你在不明真相的朋友中攪混水……。”

(說明:程凱等人之所以如此責罵王毅,是因為他們在內部討論要“自成團體脫離光復會”時,前主持人王毅反對了他們。梅花電視內部平台紀錄了王毅的反對意見梅花电视的成员应该都是光复会成员,这是合理的要求,但我也认为不用强制。但如果为了解决某个人不愿意加入,搞一个梅花台加入,就搞得好像我们要和光复会划清界限一样,太古怪了。”光复会所谓的集体会员,应该是海内外其他民国派组织的团体,理念相同,没有隶属关系,以集体的形式加入。我们是这种情况吗?”梅花电视的资金来源是光复会,对外也一直宣传我们是光复会的媒体,怎么个加入法?我实在无法理解。”“那我问你个问题,在梅花电视台加入光复会之前,梅花台和光复会是什么关系?……不明白的还以为我们是要和光复会划清界限呢。我说的很清楚了,梅花台资金设备全部来自光复会,梅花台就是光复会下属电视台,根本没有加入的问题!”认亲爹当干爹,實在太古怪了。”然而,沒有任何人反駁他,更沒有人理睬他。)

        1438日,梅花電視前節目主持人鐘勇母親突然打電話給辛灝年會長,公然指責辛聽信小人杜明的話,氣走了陳凱,飄飄等人。說杜明是特務,王毅是壞人。辛灝年很生氣,遂不願與她理論,雖然辛幫助了他們一家人。如前所述,辛灝年與杜明從無任何來往,只是光復會在決議中曾引用了杜明給屈子清短信中的幾句話而已。杜明這幾句話的原文是:“昨天梅花台開會(227日),李剛坦承自己不是民國派,也證實了我以前的疑慮,現在飄飄要再拉她自己的人進來。我因來洛杉磯基本退出了梅花電視台,可以說梅花台基本被民運的人控制,可惜辛老師前期的工作了。”後來鍾勇母親又給辛灝年寫信,再加指責,並公開散發。目前程凱/李剛/鄭雲等人也到處散佈“辛灝年為特務杜明所蒙蔽”之類的話,以期先入為主地造成輿論;同時鄭雲等還公開威脅“要把杜明綠卡搞掉”;還有人一再造謠說“洛杉磯要出大事”,因為辛灝年要派杜明/屈子清等人去洛杉磯建立光復會分部(光復會早有決定“不建立任何地方的分部)。在舊金山,一個連自己的合法身份都還沒有搞定的民運人士,不僅敢於做“假政庇生意”,甚至還要威脅搞掉別人的“綠卡”。此人究竟是什麼人,不能不引人深思。

15317日,梅花電視節目主持人鐘勇,剛剛當面向王毅保證要把梅花電視做下去,轉臉就突然“宣布”退出梅花電視。(說明:鐘勇是光復會台灣分部推薦給他的大陸“民國派”青年,去年夏天全家來美後立即得到辛灝年的重要幫助和重用,不久前他的政治庇護已獲得批准。他也是梅花電視唯一能夠每月獲得2000美元補助的專職主持人,是18年來辛灝年團隊第一個拿生活補助的人。會長還曾自費買好西裝和領帶親自帶到舊金山給他“上鏡”用……。)

16318日夜間,明明是鐘勇違法,將自己在梅花台的節目擅自下架,事後才向光復會秘書長石品文報備。但“程凱,李剛和鄭雲”竟立即廣發聲明,全文如下:程凯、李刚、郑云声明:梅花电视钟勇的节目九零后看世界近日被现任副台长王毅全部下架,钟勇的九零后看世界是梅花电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王毅的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显然是秉承光复会会长的旨意 ,对梅花电视原团队成员开始清算。为了避免接下来我们被同样清算,同时为了对钟勇遭受的不公平对待表达同情,并表示与钟勇共进退,程凯、李刚、郑云我等三人已严正要求梅花电视台长助理钟勇,立即将我们在光复之声和梅花电视作的所有节目全部删除。特此声明。程凯、李刚、郑云

17318日,因鐘勇已退出梅花台,光復會即要求兩位副台長前去鍾勇家裡取回梅花台的主要設備。雖然事先約好,但當屈子清一進門,鍾勇立即打電話報警,兩名警察來後立即當場將屈子清拘禁在車內,鍾勇卻躲到某律師事務所不露面,幸虧同住的鄰居認識王毅,知道王毅也是這個房子的主人之一,警察便當場放了屈子清。王毅和屈子清兩人才將兩件主要設備取走。但由於鍾勇堅持說他們“硬闖民宅”,所以屈/王兩人只好與鍾勇約好,將兩件重要設備送回鍾處。未料兩人剛到,鍾勇又打電話報警說他們“又闖民宅”。後來,經多方出面,拖延很久,鍾勇才交出了梅花台等主要設備和一些器材。
…………

19,三十多年來,中共從來就是用“人員滲透和製造分裂”的方法來搞垮海外民運組織的。難道“非民運”的“光復會”也難逃此惡運?但願不是。但願不能。

20,我們藉此宣布:梅花台將在暫時停播後,回歸自己的國土——中華民國首都台北市,不僅會繼續辦下去,還將在海外陸續建立一些記者站,以支持梅花電視,以不再辜負海內外民主復國人士及所有支持者和關心者的期望。           

中華民國108年(2019329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