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五四:從2019年日本東京大學開學演講反思中國平等問題

日文演講逐字稿(日本東京大學官網提供):https://www.u-tokyo.ac.jp/ja/about/president/b_message31_03.html

中文譯文: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4748

筆者近期看到這篇日本女性主義社會學學者上野千鶴子(うえの ちづこ)在2019年日本東京大學開學典禮的演說,上野千鶴子筆者曾拜讀過其著作《厭女:日本的女性厭惡》(女ぎらい:ニッポンのミソジニー),其實就是描述日本傳統的大男人文化,對於日本社會的影響以及反思。傳統中國社會上,也存在著這個問題,例如:女人結婚如同潑出去的水,不再是娘家的人;女生不用念太多書,長大找個好老公嫁就好。乃至於現在兩岸網路上充斥著綠茶婊、女權自助餐、母豬、港女、CCR的言詞存在,網路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匿名表達自己的觀點,但是相反著卻使得社會充斥著性別歧視,很多人連自己在做「歧視」行為都不知道的悲哀。

長期以來,由於對於「女性主義」這四個字的誤解,以為只是一面倒的提升女性的地位,再加上部分未理解女性主義意涵的網民,藉女性主義大力要求對於女性的「包容」以及「示好」,才造成女性主義真實意涵受到漠視。女性主義根據派別不同,所產生的想法不同,有馬克思主義學派、無政府主義學派、後現代主義學派...等。但是無外乎是從女性於社會所處之狀況,分析社會結構。女性主義的研究,令我感觸最深的就是婚姻狀況反思,現代社會網路資訊方面,國民教育的普及,條件充分使得人人都有機會受到教育,以前傳統中國社會男女十幾歲左右,就根據雙方父母媒約之言結婚了,甚至更窮苦農業社會,為了省卻嫁妝費,有所謂「童養媳」存在。但是現代社會,男女可以受到充分教育,五四運動後,自由戀愛盛行,使得男女選擇權更廣,但是傳統男子養家的思想並未解脫,其實只是加重男性在社會上的負擔,以及對於婚姻的恐懼感。近期一篇中國大陸新聞,雖然是批評一胎化政策,追根究底還是要探討中國大陸的農村差距,以及社會物質進步,並未使男生婚姻壓力解脫去反省,雖然說中共政權剝奪中國家庭的婚姻自主權以及墮胎權是錯誤的政策,但是一方面社會壓力也是讓我們民國派應該從女性主義角度去思考如何去改變社會想法。

另一方面,書中也反思到,日本社會對於重男輕女的觀念,使得一切家務應當由女性負責,而男性只要在餐桌上等著就好,這個觀念延伸到職場上,傳統日本企業也認為女生短期大學或者女子大學畢業後,到公司去當粉領族(OL),打理公司一切雜物,不用等著升等,結婚後回到家裡顧家就好,而由於男性在職場上占據重要位置,導致無形的職場天花板。這個狀況使得日本職場畸形的性別不公生態,而上野千鶴子教授在這次東大演講中,也同樣從大學入學考試以及教授的性別比,反映日本社會的這種狀態,這種狀態無限擴張,不僅使得女性受到不公時,會厭惡自己「女性」身分,也加重男性的「升遷」、「養家」壓力,以及對女性的不尊重(女性不需要賦予重任)。所以女性主義並非單方面的偏袒女性,而是從女性不公角度,反思社會結構。

孫中山先生在清末民初時期,也是大力主張男女平等的領航者,孫中山早年於醫學院學習的時候,認為男女授受不親的習慣,阻礙醫生學習婦科,阻礙中國男女皆能接受現代化醫療。

在民國初年面對同盟會改組國民黨前的黨綱刪除男女平等一事,回復黨內女同志表示:『同盟會女同志公鑒:來函敬悉。男女平權一事,文極力鼓吹,而且率先實行,試觀文到京以來,總統府公宴,參議公宴,皆女客列上位可證也。至黨綱刪去男女平權之條,乃多數男人之公意,非少數可能挽回,若等專以一二理事人為難無益也。文之意,今日女界宜專由女子發起女子之團體,提倡教育,使女界知識普及,力量乃宏,然後始可與男子爭權,則必能得勝也,未知諸君以為然否?更有一言奉獻,切勿倚賴男子代為出力,方不為男子所利用也。此復,並期努力進行。孫文謹啟。九月二日。』

在行政上鼓吹女子教育的重要,欲打破中國傳統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概念,其在民國初年廣東女子師範學校表示:『而女子師範尤為重要。今諸君發起此校,誠得要務。因中國女子雖有二萬萬,惟於教育一道,向來多不注意,故有學問者甚少。處於今日,自應以提倡女子教育為最要之事。諸君今既成立此女子師範第二校,生徒達百七十人,將來此百數十人,各担荷教育之事,希望固甚大也。』

在民權主義上更是鼓勵女子參政,更要求民初國會積極立法實踐,就表示過:『 至女子應否有參政權,定於何年實行,國會能否准女界設旁聽席,皆當決諸公論,應俟咨送參議院議決可也。』

就算在民國十三年,其生命的晚期,仍然再三強調:「諸君都知道近來外國女子爭參政權,不知道費了多少能力,犧牲了多少心血,還有許多國家爭不到手。中國革命之後,不要女子來爭,便給予參政權,議會之中設立女議員。但是一般女子,都不熱心這種參政權,就是做議員的女子,沒有做很久,便心灰意懶,不繼續去奮鬥。廣東都是這樣,別省更可想而知。所以二萬萬女子,至今還不明白民國,還不能理國事。大家從此以後,要把我們民權主義中所包括男女平等的道理,對二萬萬女子去宣傳,在女子一方面,建設民國的國基,要他們都知從前的地位是很低,現在的地位是很高。這個女子地位抬高的原因,就是由於我們主張了民權主義。」

從上述來看,孫中山先生對於女子地位主張,並未一昧提高女子地位,而是從三民主義的平等觀來看,所謂平等,並非是去削弱整體人民平均能力,使其無法有所突出表現,這種平等是虛偽的平等。真正的平等觀,是人民以其身分上,國家給予國民政治地位上平等,只有當國家給予人民政治地位上的平等,方才使得使得人人受到重視,無階級之分。

但孫中山先生也是上個世界的人,其平等觀其實在當時世界,不管是中國或者歐美,人民政治地位上的平等,隨著美國為首開始對於少數族裔政治地位上的承認,以及從英國開始對於婦女投票權的承認,已經逐漸實踐。

現在的平等觀,不僅是國家給予國民的政治地位平等,其基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於納粹主義橫掃歐洲,日本軍國主義橫掃東亞,在當時狀況下,對於各種民族間的歧視以及非人待遇,使得戰後開始反思,高揭「人性尊嚴」的上位原則,德國基本法第一條第一款就表示: 「人之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及保護此項尊嚴為所有國家機關之義務。」

個人覺得基於世界發展經驗,人性尊嚴原則應該也要納入我們三民主義的思想當中,從原本講究民主情況下,所謂民主,就是整體國家未來由整體構成該國家人民所決定,所以無分構成族群,只要是有合於中華民國法律,認同中華民國之中國人,一同決定中國的未來。這是政治上的平等,但這種平等觀以人性尊嚴意涵,作為對於中國社會規範效力,國家應當積極以平等概念導正私人關係,但是根據弱勢程度不同(中國西南偏遠區域,新疆西藏生存不易區域),允許適時允以補助或者優惠性的"差別"待遇。

而以平等觀反思男女問題,不應當以性別刻板印象作為社會價值以及職業障礙之基準,看看我們鄰國日本學者,不斷以男女平等觀檢討日本大學入學考試性別比以及受雇教授之性別比,未來的中國也應當如此反思中國社會來有甚麼需要補足,需要在落實之平等。


復同盟會女同志論男女平權函(1912/09/02):http://sunology.yatsen.gov.tw/cgi-bin/gs32/gsweb.cgi?o=dalldb&s=id=%22TG0000001350%22.&searchmode=basic

建設之初亟當推廣女子教育(1912/12/27):http://sunology.yatsen.gov.tw/cgi-bin/gs32/gsweb.cgi?o=dalldb&s=id=%22SP0000000686%22.&searchmode=basic

女子教育之重要(1912/05/06):http://sunology.yatsen.gov.tw/cgi-bin/gs32/gsweb.cgi?o=dalldb&s=id=%22SP0000000622%22.&searchmode=basic

女子要明白三民主義(1924/04/04):http://sunology.yatsen.gov.tw/cgi-bin/gs32/gsweb.cgi?o=dalldb&s=id=%22SP0000000799%22.&searchmode=basic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