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觀察家:從敘利亞到委內瑞拉(外力介入革命的觀察)

 自從敘利亞反對力量發起推翻敘利亞國王的革命以來,而至最近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
 要求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下台的革命,國際社會基於各自的國家利益,都強力的干預了這兩個國家的革命活動。使的這兩個國家的政府與反對派力量各自找到了國際力量的支持。如今,革命推翻專制的純潔目的,不管是用武力或和平的手段,都已經演變成國際力量的僵持。未來的結果,必也是國際強權妥協的結果,那個所謂的民主自由,往往都變成國際強權的各自表述,而吃苦的,永遠是當地老百姓。

外力介入革命常是反對力量賴以維繫的直接方式。然而仔細想想,真正革命的力量其實來自於人民,給予人民希望與取得人民的信任方是革命能夠成功的根本原因。如果一直依賴外力,想依賴外力推翻專制政權,往往失去人民的信任,也使革命本質無形中改變,一旦外力干預成為事實,一切受制於外力,只能讓國家成為國際強權的籌碼,得不償失。今天敘利亞與委內瑞拉再次警告我們,引進外力,必須非常小心,否則就算是專制政府下了台,未來需要付出的代價,真的是無法承受之痛。

革命推翻專制政權需要國際力量的支持。然而國際力量如果直接來自於其他國家的政權,其背後總是伴隨著其他國家的利益。各個國家基於自己的國家利益,總是會演變成國際力量在當地的僵持,其結果總是讓革命的初衷變調,都是讓當地政府成為魁儡,國家成為國際力量的籌碼。但是國際支持的力量如果來自於民間,卻能夠維持革命的純真目的,那就是為老百姓爭民主自由,建立一個民主憲政的國度,推翻專制極權的政權。如何讓國際社會的人民支持一個革命,轉換成國際社會為革命當地人民謀福祉的實際行動,才是我們需要的國際力量。

二戰後東歐的悲劇與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失敗,處處可見美蘇雙方把其他國家當籌碼的事實,
時自今日,敘利亞與委內瑞拉又再度重演外力干預的戲碼,吾輩當引以為戒。今天我們需要像東歐般的反共復國,光復民國於大陸,我們絕對需要國際力量的支持,但我們必須找到一條不受外力擺佈的革命道路,方能真的讓中華民國重返大陸,建立起一個真正屬於我們中國人的民主政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