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權分立解決了什麼問題

國父從三權分立的基礎上,創建了五權分立的五權憲法,我們當然要了解國父為何不要三權分立就好,全球的民主國家不是都是三權分立嗎?國父本身也是在美國待過的,為何他偏偏要創建一個五權憲法還外加一個國民大會呢?

首先,我們當然要問,三權分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只要我們稍稍研究一下三權就會發現,立法權掌握在民意代表手裡,行政權想要辦事,就得立法,雖然三權分立的本意是要制衡,但三權分立發展至今,已明顯看到,立法權常藉制衡之名行杯葛之實,只有行政權以協商之名行利益分配之實,才能讓法案立法通過。從國父當年稱國會議員為豬仔議員,到今天臺灣立法院癱瘓行政以及立院獨裁之實,在在顯示三權分"利"而非三權分立,是制度上的大問題。民意代表挾立法權癱瘓行政的手段,迫使行政交換利益,已完全失去制衡之原意了。

國父提出權能區分,責任政治的概念。其實質作為就是分散立法權,將立法權分開成為立法,監察。將考試權從行政權分出, 避免濫用私人。並將民意代表從政府五權中提出移至國民大會。首先就達到了權能區分的目的。既然立法院只有純粹的立法權,那立法委員就應該是一個懂法律的公務員,納入公務員體系,讓監察院能夠監督才是。如此三權中官商勾結,民代干政的源頭就不見了,政府擁有了純粹立法權,就能專心執政,但五院平等,各司所職,也是需要溝通合作才行。

但如此的設計,帶來了下一個問題,既然是民主制度,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代表人民的民意代表,又該如何監督政府呢?於是國民大會是中央民意代表的機關,具有替老百姓行使罷免,創制,複決,與修憲的權力就很明白不過了。國民大會本來還有一個選總統的權力,但科技日新月異,以後讓全國人民自己選總統已經不是問題了,未來國大可以自行修憲把這權力還給人民,也更符合全民參政的理想。

把中央民意代表集中到國大裡,要知道每個代表都有來自黨的壓力,那是不是只是讓一群人把吵架的地方換一下而已呢?那這樣的改變有什麼意義呢?其實這個答案只要我們靜下心來想想,就會明白。這些國代們已經失去了純粹立法權,也就是失去了干政的把柄,也就是國代已經失去奪利的武器了,吵不起來了。國代可以做的只有監督這些公僕所做所為的權力,如果對立法有意見,可以提出複決,對官員不滿意,可以罷免,甚至幫老百姓要求立法,是為創制。所以這些國代就必須充分了解自己選區的想法,而應該要常常造訪選區,了解民生疾苦,而不需要定期開會,任何時候需要都可以開臨時會,這個設計因應時代的需要,在未來可以再討論修憲的。

這樣的設計帶來了最後一個問題,那就是國代背後都有黨的壓力,那這些國代是有可能為了配合黨而做出違背民意的決定,那又該怎麼辦呢?這個答案就是罷免權,每個選區的選民是有罷免國代的權力的,這也是全民政治的一環,選民要自己明白,當國代無法代表當地民意時,就是要罷免他的時候了,不需要一定要讓他幹完任期的。國代基於如此的壓力才能擺脫黨的壓力, 確實代表人民,你說是嗎?

這裡附帶說明一下,三權分"利"的結果,讓官商勾結有了通道,五權分立斷了這個通道,但這帶來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無利可圖,那也就失去競選的意願,因為競選要花錢。基於這個人性的弱點,未來必須有規範,讓我們有理想的人民,能夠不需要花錢來競選,能夠享有榮譽,還能過個好生活,受人尊重,如此我們的公僕,才能真心為人民服務,創造出更美好的未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