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台灣保證法通過


2019台灣保證法》草案日前已於美國眾議院通過,台獨青年一片叫好,試圖說明這法案是美國支持台灣獨立的證明。但是他們忘了《台灣關係法》是在《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間共同防禦條約》(即《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建立的秩序上並取代上述條約的替代性法律,是國內法的一環,在一定程度要求美方持續對我國的合作,以保障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利益,完全與台灣國無涉。

該法第二條第一款:「由於美國總統已終止美國和臺灣統治當局(在197911日前美國承認其為中華民國)間的政府關係,美國國會認為有必要制訂本法:1. 有助於維持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安全及穩定;2. 授權繼續維持美國人民及臺灣人民間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以促進美國外交政策的推行。」同法第四條第一款:缺乏外交關係或承認將不影響美國法律對臺灣的適用,美國法律將繼續對臺灣適用,就像197911日之前,美國法律對臺灣適用的情形一樣。」

由上引法條可知,美國是否知道自己外交的客體為誰?清楚得很,純粹只是因為跟中共建交,不得不作如此宣稱而已,《台灣保證法》仍然沒有跳脫這個範疇,因此,將《台灣保證法》視為美國認可台灣為獨立國家的說法,可說是大謬,是如同空想一般的夢話。

中共派軍機繞行,作為政治與軍事的宣示,台獨也是一如既往地叫罵,甚至叫囂不惜一戰,但是早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就已規定:「各締約國認為在西太平洋地區對任何一方締約國領域的武力攻擊,即危害自國的和平及安全,且基於自國憲法手續,宣言為了對付共同的危險而行動。前述的武力攻擊及因此所採取的措置,得立即報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上述措置,安全理事會若恢復和平及安全,即為維持和平及安全採取必要措置時,得終之。」意味著台灣無法單方面進行攻擊行動,《台灣關係法》第二條第二款及第三款則從來沒有明文要求美國必須在台海發生武裝衝突時直接派兵介入,只有1955年台灣決議案提到此事,並且於19741026日廢止,因此可以說,指望美國無條件、無限制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根本解決之道,還是在於我方必須掌握主動權,避免被動遭到武統。

讀到這邊,可能會有人以為筆者要大推紅統的陳腔濫調了,但是很可惜,紅統絕對是死路,並不能保障國家與區域安全。

維持現狀的同時,我方應當穩定國家認同立場,尊崇自由中國、認同五權憲法,明確了解中華民國是唯一正統中國,與對面的中共「政權」是不同的,只有徹底揚棄台獨立場,才能避免武裝衝突的可能。但我們同時也不可過度畏懼中共的武裝力量,因為作為實質控制中國大陸的「政權」,享有物資人力上的優勢,是極為正常的,但是做為正統中國的我方,還是有不對稱作戰的籌碼的,總體戰上未必會徹底敗北,因此完全不需要過度悲觀。綜觀古今,中國還沒有一個政權能夠從頭至尾南北對峙將近百年(南北方政權皆有更迭的狀況不計),國民革命軍也是北伐成功鳳毛麟角的例子,這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中華民國能得天時人和的鐵證﹝地利倒是極端不利,但這不利更突顯其餘兩項的重要性﹞,可以說仍然是大有可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