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一百年祭


五四一百年祭
《甲申三百年祭》是郭沫若在民國33年(1944年)寫成的文章,紀念大明滅亡300年,因此筆者以此為題,寫篇紀念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的文章。
五四運動經常與新文化運動被相提並論,是因為這兩者不僅時間重合,思想內涵也具有密切關連性。
狹義來說,五四運動僅僅是學生代表對巴黎和會決議的抗議,本來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歐洲列強競爭歐陸霸權所開啟的戰爭,而日本藉由對德宣戰取得了山東,中國北洋政府在段祺瑞的操作下,也藉由加入協約國企圖得到列強對中國友善的待遇。但是事與願違,中國雖然付出極大心力,但仍然無法獲得平等的待遇,屬於中國領土的山東,就這樣以德國殖民地及日本占領區的身分直接轉移給日本,而青島戰役也是日本在一次大戰中唯一參加的一場戰役,日本僅以415人死亡、1,451人受傷的代價取得了山東的統治權(對比一戰時死傷慘重的索姆河、凡爾登戰役,這種傷亡程度根本微不足道)。這引發了中國各界輿論不滿,民眾發起了學生運動、罷工、抵制日貨等等,這就是所謂的五四運動。
但廣義來說,五四運動包含了同時間進行的相關文化思想層面的革新運動。當時的中國仍然落後於歐洲列強許多,又受到清末以來的不平等束縛,知識分子急於救亡圖存,可以說是病急亂投醫,英國式方法不行就換德國式的,德國式的也不行就換俄國式的。細節就不贅述了,但其影響對中國而言是巨大的,中國共產黨黨史一般將其定義為「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運動」,偽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訂立了五月四日為青年節(中華民國則是訂立三月二十九日為青年節,紀念黃花崗起義)。
平心而論,五四運動帶動了思想的創新,當時不管是領導人還是學生代表,日後都是一時俊傑,開啟了中國的新時代。然而,也正是這時候病急亂投醫的結果,中華傳統文化遭到極大的批評,尤其許多帶有左翼立場的學者跟學者,一方面他們事實上對中國傳統不了解,另一方面他們本身就已接受馬列主義,因此對於中國傳統文化更是不遺餘力打擊,連李敖都評論:「這種由當時優秀知識分子給中國亂投醫、亂帶路的現象,在在都顯示了他們的『目的熱』,往往造成了『方法盲』。原因無他,他們自己在思想解放、個人解放上,火候不無可議,熱情有餘,沉潛不足。」結果這些當時諸多為了救中華對中華固有文化批判的字詞,就成為了今日台灣覺醒青年用來反對中華、打倒中華的材料,這是何等的諷刺。
也有人指出,五四運動的種種活動,是蘇聯在背後下指導棋,換言之,其實五四運動是蘇聯的陰謀。這種說法不無可能,因為正如同筆者之前所說的,五四運動廣義來看遠遠不只抗議巴黎和會的愛國活動而已,而在這當中的文化思潮,又以馬列思想為大宗之一,諸多的學生代表日後也都成為中共的黨員甚至高級幹部。更重要的是,19183月,共產第三國際成立,李大釗、陳獨秀等人隨後開始中共的籌建工作,19195月凡爾賽條約的草案得到了各國的共識,也因此爆發了五四運動,許多馬克思列寧主義組織也同時開始活動,最著名的刊物《新青年》也於此同時成為共產主義宣傳的利器,而當時他們的編輯者就包含陳獨秀、李大釗、魯迅等左翼成員,1921年,中國共產黨在第一次代表大會正式成立,1923年,蘇聯與 國父孫中山發表了《孫文越飛宣言》,證明了蘇聯為在中國建立勢力,與國共雙方都有接觸,儘管托洛斯基對國民黨有極高的不信任,但是最終越飛還是以蘇聯駐華全權代表完成了對華工作,也造成了國民黨被共黨滲透的結果。
因此,五四運動可以以下列這句話說明:「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五四運動造就了最好的民國時代,但也造就最糟糕的共產中國社會,是個重要的里程碑,但也是個潘朵拉盒。
最後事實證明托洛斯基跟 蔣公的想法都是正確的,國民黨果然背叛了蘇聯跟中共發動清黨,驗證了托洛斯基的預言。 蔣公也確實體認到中共的奪權伎倆,決意反共,直到生命的最後。但國共關係從合作到破裂,全都源自於五四時期,原因與蘇聯在這時期對華工作有很大的關係,作為自由中國。
我們當然認同五四時期的科學,民主精神,因為民國一直以來就是按照這個原則作為指導,並且加以中華民族固有的倫理運行,民生主義實即是科學的民生主義。民主的基本精神,是自由與獨立,權利與義務。倫理是民族主義的基礎,民族主義是倫理高度發揚的結果,換言之,以科學為建設民生主義的基礎,以民主為實現民權主義的張本,以倫理為喚醒中華民族的靈魂。
五四運動本身就是民族主義的大前提推行的救國運動,五四運動的許多先進們,主張中華文化跟中華民族是存在劣根性的,是落後、封建的,是中國之所以積弱不振的主因,筆者必須說,可以完全歸咎於民族自信心的喪失,和民族精神的墮落之故。在五四先進中,有不少主張全盤西化的,不僅要廢除文化倫理,就是漢字漢語也要一併廢棄掉,全然是因為喪失了民族自信心,所以我們今日如要召回我們的民族靈魂,提振我們的民族精神,恢復我們民族的自信心,就要以倫理為出發點,如此才不會重蹈覆轍,落入「西方至上」跟馬列主義的陷阱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