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9的文章

【轉發】街訪抗戰老兵--「饅頭爺爺」曹守福

以下內容轉發自臉書,歡迎大家分享:

這是我第一次訪問老兵
我3月2日返家途中在萬隆站附近遇到一位賣饅頭、戴綠色像是軍帽的老人,看那臉型貌似熟悉,一問之下才知道是一位已經高齡105歲的國軍老兵。
老兵名叫曹守福,山東曲阜人,曾在抗戰期間受南京憲兵司令部(老人簡稱憲令部)指派至憲兵教導團,在吉星文的帶領下做到營長,下部隊後就再也沒回到部隊。據他說,他是上過戰場打過日本人的。
老英雄雖然年事已高,但是依然健步如飛;他的雙眼不需要戴眼鏡即能讀報紙,是識字的,而且不會使用智慧型手機;他耳朵重聽但沒裝助聽器,說是裝助聽器要十萬塊他不想要花那個「冤枉錢」。老人家注重衛生,服裝整齊,口說對話聽不清楚之餘,還會時時提醒我們要多做善事、做好事、勤洗手、少吃外面冰的、不營養的食物(還特別舉例冰淇淋之類的)。老人家的子女都在外工作,他則是從事賣手工饅頭的事業整整五十年。他的起司饅頭是真的不錯吃,推。
在訪問之前,給老英雄買了一包(五個)饅頭,訪問完之後,臨時寫了張感謝的字條,表達一個後輩對這位大英雄的感激之意,老人家很高興的笑了笑,眼角看似有些眼油,泛著微光。幸虧當時也有位要買饅頭的媽媽經過,臨時貢獻紙筆,我才得以寫出這篇,把他的故事傳給大家知道。
讓大家知道,國軍弟兄們不像課本上或外面某些人講的那樣不注重衛生、思想落後、愚昧、習慣很差等等很糟糕的形象。
他們是把做人的基本道理放在心裡,並時時付諸行動實踐的,知識也隨時跟進不落人後的,一個真正的國軍弟兄、革命軍人。
後記:以下的筆記是在老人家聽不清楚的情況下寫的,比較扭曲並帶簡體的是老先生的字,當時心情激動,還握了好幾次手,甚至因此心頭一熱問了可不可以抱一下,但老人家只是揮一揮手,大概是不答應的意思。
另外以上的故事發布之前,有經過曹老先生的親自同意。

民主只是西方的舶來品嗎?:談民主與民族情緒間的糾葛

在2019年上半年,兩岸三地最矚目的大事就是香港「反送"中"遊行」,這次事件源於香港地區政府對於香港立法會的提案,由於此一法案涉及對於香港「一國兩制」的地位存立,還有香港司法自主權維持,所以引發香港泛民主派上街抗議。

這次事件反而出現了部分聲音,一來中共外交部對於西方媒體提問,強調這是屬於「"中國"內部事務」,不要干涉;由於香港泛民派部分人士,以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加以比較現在一國兩制下的,這個舉動也引發中國大陸內地朋友的不滿,其中以一篇原本廣傳在微信上的文章,名為「浸大中國畢業生: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這個文章一開始的點是「香港在英國殖民下有選舉嗎?後面開始批評香港青年追求小確性,無法制衡香港諸多財閥,香港的經濟扭曲源於這些財閥不正常的炒作地皮。」

另一方面,在美國的Time雜誌也發表一篇「"Free Hong Kong from China!" Hong Kong Protesters Call for Foreign Backing in Their Struggle to Preserve the City's Freedoms 」,裡面也訴說香港這次訴求在G20上英美勢力關注此次遊行,甚至也有香港學生到日本訴說香港這次遊行的始末。

 這次牽扯到所謂的「殖民心理」批評,進而引發批評所謂民主是西方的舶來品,民主能夠解決一切嗎?民主就是代表投票嗎?針對上述問題,結合中國近代史來回應。

香港問題以及中國近代史

如果要定位中國近代史的話,可以說中國近代史是從帝國主義在西方擴張而來,香港作為鴉片戰爭下,第一個被割讓出去的中國領土,也因為香港被割讓,使得中國朝野志士,開始探求促使中國富強的看法,因此中國割讓出去的領土的回歸,也被視為積弱不振形象的終結。

因此當香港泛民主派開始揮舞著英國國旗,這個香港前殖民政府的國旗的時候,理所當然會使得中國大陸民眾的不滿,甚至使得原本遊行訴求被稀釋掉了。

 一直以來只要戳中中國近代被侵略史問題,中國人就難以冷靜思考,甚至會維護當前的「北京政府」的存在。對中國人來說,整個五千年的歷史,中國共產黨只是一個短短快一百年的存在,中共所建立的政府也短短快七十年,中國人民只要聯想到近代中國被侵略史,再加上中國共產黨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在比較民族大義以及民主政治相比較下,反…

一個民國派評旺報社評〈如何與西方國家溝通〉

一個民國派評旺報社評〈如何與西方國家溝通〉
(註:本文所用的「中國」一詞,第一段是直接引用原文,接續部份則是泛指歷史上的中國,並非直稱中共政權,此處請讀者留意。)
2019年2月8日,旺報發佈社評〈如何與西方國家溝通〉,其論述其中如下: (原文連結: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209000190-260310) 「近年圍堵中國論調甚囂塵上,甚至有中美『新冷戰』的議論,但習近平始終強調『中國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誠意和善意不會變』、『我們將繼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建設一個更加繁榮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代表中國對人類美好願景的宣示。然而,西方對中國卻百般猜忌。…中國與西方本來就在語言、歷史、文化、意識形態、政經制度等方面存在天壤之別,出現溝而不通的現象,並不令人意外。」然而當今的中西衝突問題,不必然一定是歐美對、中共錯,或中共對、歐美錯,歐美國家固然有西方中心論的成見,但中共本身的馬列意識型態,也對中西方關係產生不良的影響,以下分別就歐美和中共的問題作評論。 歐美國家根據近代西方的歷史經驗,抱持著國強必霸的思維,並沿襲冷戰的世界觀,認為中共是蘇聯霸權的延續者,企圖赤化世界以實現其擴張野心,因此視21世紀世紀世界局勢為「新冷戰」。不過一個大國是否為帝國主義國家,端視其歷史發展和實際政策。從世界史來看,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近代西方資本主義列強藉由帝國主義手段宰制其他國家和民族,掌控大量原料和市場,以此積累原始資本,在此基礎上發展為先進工業國家,這是西方的帝國主義型態。而中國歷史上所謂的「帝國」,指的是帝制的政治型態,並不是帝國主義,因為中國在鴉片戰爭前尚未進入資本主義社會,更枉論帝國主義,這也是近代發展一度大幅落後歐美列強和日本的主因之一。現代之所以能重回大國地位,憑藉的資本主要來自於內部組織重整和吸收外國投資,中共在改革開放後兵員的裁減(現役軍人數從毛澤東時代的600多萬降到目前的200多萬),代表其改變毛澤東時代的軍事優先路線,專注在和平發展經濟、維護政權穩定上,也因此中國不會走上西方帝國主義的道路,這點歐美國家對中國產生了誤判。 然而中共本身的論述也有相當大的問題,中共所謂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建立在馬克思唯物史觀的架構上,堅持人類社會終將趨向社會主義高級階段的歷史必然性,但20世…

香港「送"中"條例」:中共狡詐以及香港自主自治的送終見證

圖片
2019年6月9日香港各界發起所謂「反送"中"條例」遊行活動,抗議香港地區的立法機關修訂原本「刑事互助條例」,原先排除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修正後則將中共當局納入,此一修定原因起源於2018年2月在臺灣發生的命案,由於香港地區政府認為臺灣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面對臺北政府的引渡申請,三次無回應,而立法會透過此一修定加以擴張。(參考來源: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甚麼地位,以中共的角度來說,是屬於法律上的「授權說」,授權來源是依據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所設立的「特別行政區」,其內部政府組織以及法律體系,有別於中國內地二十二個之中共統治下省份。以香港自治派或者香港獨立派來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屬於「固有說」,意即香港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城市,只不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制度性保障,而香港人民有權利決定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個立法最大的問題,就是要定位甚麼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區域」,從中共北京政府角度來說臺灣是「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區域,但管轄不到。從臺北政府角度來看,臺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區域」,且臺灣實體領域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法律」以及具有獨立的司法制度,雖然非聯合國成員,但對香港來說,就算使用「中華民國護照」入境,香港政府入境管理處亦承認。所以問題就來了,難道香港政府不能依據香港基本法授權,跟臺北政府以及臺北駐香港經濟文化辦事處簽訂引渡協議嗎?香港又不認為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實體,跟臺灣有司法引渡協議亦不會涉及到「外交」,所以根本問題上是可以解決的,香港政府與台灣的臺北駐香港經濟文化辦事處處理,毋庸修改「送"中"條例」。

所以 「送"中"條例」本質是可議的,一來徹底揭露所謂的「一國兩制」以及「港人治港五十年」的終結,中共政府對於自己的人民是多麼的不信任,這個問題本質就是中共當局的自卑,其政府實體不合法,其法律存在目的只是為了統治;二來「送"中"條例」也侵害香港的司法制度獨立性,原本刑事司法是一國主權顯現,一國動用國家刑罰權象徵,所以要進行司法引渡作業,應該兩國間司法行政機關協商以及該國立法機關三讀批准,香港立法機關自我矮化,放棄香港司法的自主性…

六四三十年:對中國民主運動之省思

六四事件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史上的一起重要事件。毫無疑問,它成了當代中國大陸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一個重要象徵,每年的六月四日,來自全球的海量紀念呼聲,更是不絕於耳。時至今日,六四已然三十週年,但三十年來,在眾多紀念六四的聲音背後,中國的自由民主之路,究竟真正前進過多少?做為一場重要的民主運動,六四事件又給了我們什麼樣的反思與啟示?

  首先概略探討一下整起事件的性質。六四事件是1989年4月起,以民眾悼念胡耀邦逝世為肇始,進而引發的一系列政治示威運動。在為期近兩個月的運動期間中,參與者訴求實現政治自由,並追求中國邁向民主化。但須注意的是,六四事件雖然訴求自由民主,卻與反共二字毫不相干。自始至終,整起運動的目標都是「保共改良」,希望促使中共政權自我改革。是以示威學生在運動過程中強調會繼續擁護共產黨、多次在天安門廣場齊唱國際歌,更在5月23日三名湖南青年蛋洗天安門毛澤東像時,直接將之扭送公安。參與者希望藉由如此舉措,擺脫「四二六社論」對其「動亂」的定調,避免給予共黨鎮壓之口實,並向中共展現誠意。

  然而他們錯了。縱使竭力對共黨政權輸誠,最終換來的仍是血腥鎮壓。畢竟改革開放後共產黨的本質,便是欲延續一己之專制統治,使其一黨專政之政權得以長治久安,而政治自由與民主化的訴求,本即與此一目標相違背。因此就算表示擁護共產黨,仍會被中共視為對其政權穩定性之挑戰而被視為「動亂」,不但不會獲接納,更只會遭受全力打壓。此即六四事件所凸顯的第一個問題,即「保共改良」之不可行性。

  其次,在六四事件的全盛時期,北京的參與群眾就達到百萬之眾,全國各地更有百餘城市響應。以如此龐大之規模,誠為造成中國民主變革之一大良機。但示威者並未因此而主動擴大其行動,自始至終,示威群眾只是被動的冀求共產黨的自我改革、只是空泛的喊著政治自由與反貪腐等口號,從未能發展出完整的中心思想、未能為中國的未來提出一具體的目標,卒致錯失機運,最終悲劇收場。此即六四所凸顯的第二個問題,即中心思想與目標之具備對推動民主變革之必要性。

  而今距離六四已三十年,卻未見當今的「民運」界對此問題有顯著之改善。三十年來,不少民運人士仍舊持續著「保共改良」的幻想,縱如維權或新公民運動等一些實體行動,也仍停留在體制內改革的窠臼。三十年來,民運人士或無所作為,或相互攻訐,卻從未給出一條具體的道路。於是乎高唱三百年殖民地論者有之,高唱解體…

六四談中華

六四談中華
段落大意解析: 第一段:從歷史上的六月四日帶入主題。 第二段:說明六四之所以出名的原因。 第三段:對比民運派的西方思維與殘暴,對比民國派的中華思維與仁義。 第四段:運用古代聖賢經典與民國的言行例證帶入毛利用法家並推動批孔揚秦的荒謬之處。 第五段:將古代與現代結合,說明中華民國與法家治國的差異。 第六段:結論。
  六月四日,這天在歷史上發生了許多事情。1615年,德川家打敗了豐臣家。1644年,李自成於這天退出北京,1928年的這天發生了皇姑屯事件,張作霖被當場炸死。1937年,東北抗日聯軍於普天堡發起了襲擊,史稱普天堡戰役。中途島海戰也是1944年的同一日爆發,這些事件大家都耳熟能詳,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些大事都發生在同一天,因為有一件更重要、更震撼的事件於這天發生,而且沒有年代日期跟時區轉換的問題,那就是六四天安門事件,又稱八九民運,這件事情是距離今天最近、影響最大的事件之一。
  事件起初只是紀念胡耀邦的集會活動,後來演變成針對中共的示威遊行,爾後,王丹和吾爾開希等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學生領袖要求採取更激進的作法,從絕食抗議到武裝衝突,最終使中共採取武力解決,這也就是為什麼六四最為人熟知的就是中共的武力鎮壓。
  但是我們首先必須了解,中共民運派別並非完全無辜,前面也提到了,王丹和吾爾開希等是屬於不願意正式對話,期待以激進方式處理的學生代表,柴玲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再者,從後見之明來看,許多參加六四的民運代表,並不希望中國有真正的民主,甚至有些是對中華的本質有所排斥的,劉曉波曾說:「中國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余杰也表示:「如果中國像印度那樣整體性地經過英國百年以上的殖民統治,就能繼承和延續英國的政治、經濟和法治制度,不會被共產極權制度荼毒至今」,並表示自己的兩個人生目標是「捍衛美國的國家利益和自由民主價值」和「解構中國」,筆者就不細贅陳水扁國務費案審理時,王丹供稱收了陳水扁四十萬的事情了。此外參與過活動的遠志明在其影片《神州》之中以拆字方式宣稱中文字隱含《聖經》內的描述以進行傳教,拋棄了許慎經科學研究得出的六書系統,而用臆測與胡亂拼湊,試圖將中華文化貶低至基督教文明的附庸。只有封從德及少部分的人支持民國體系,並在事件當時組織了天安門廣場學生最後的撤離,避免了更大的傷亡。
  既然提到了中華的本質,就不得不論述一下什麼是中華文化了,在台灣的紅…

校園自治與共產組織

校園自治與共產組織   台中一中開放學生可以在校園組學生政黨,只要7個在校學生,創立黨名、黨綱、黨徽,就能組黨。
  縱觀其官方頁面,感覺像是帶著黨派名稱的社團,威脅性在目前也是未知數,但是民國應當建立一個概念:共產主義並不適用於中國。這是《孫文越飛宣言》就已確立的概念,中國只可「師馬克思之意」,而不可「用馬克思之法」,中國共產黨也曾經用過馬克思之法,結果共黨幾乎亡黨,中國也幾乎亡國。就連共產政權的大本營蘇聯在列寧掌政之後,都旋即採用新經濟政策,而事實上也是生產資料跟要素都無法達到預期的緣故。放棄新經濟政策後,蘇聯就一路走向滅亡,成為「不攻自破的聯盟」,列寧曾就新經濟政策說:「我們退一步的目的是,為了前進兩步」。但最後的結果是,蘇聯在軍工、科技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民生水平卻一直低落,完全無法達到社會主義者期待達到的水準,因此退後之後的「前進」,這條路事實上是墜入了地獄,而沒有升上天堂。
  其次,目前我國特定黨派支持黨政軍退出媒體、黨政軍退出校園,因此積極排擠過去立場接近國民黨或是國民黨政府持有股份的媒體或是個別媒體人,這些媒體有時會被貼上黨國標籤,甚至會被抹紅成「統媒」、「親中賣台」,其實中國一直都是中華民國,又何來親中賣台一說呢?他們同時也試圖推動教官退出校園。然而,卻同時支持立場接近自己的學生成立異議性社團,或者安插親近自己的人在校園當中,甚至有學生社團動輒以學生名義擅自代表全校學生支持特定政治人物,中一中共產黨宣稱自己與中共無關,但試觀今日我國自由地區,打著新馬克思「進步價值」者眾,相關社團林立,共通理念都是消滅中華民國推行台獨,而且根據內文留言,已有國內共產組織與之串聯,進行活動可能性極大,未必能等閒視之,因為紅統派的共產組織目的也是消滅中華民國,與中共裡應外合。
  再者說,《人民團體法》舊法規定:「人民團體之組織與活動,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主張分裂國土。」本條雖於民國100年修法時廢除,但《集會遊行法》也規定:「集會遊行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司法院釋字第445號解釋》公布後,本條仍然存在,正代表了司法機關認為此規定仍有其必要性,因此並沒有判定其違憲而使其自動失效或督促立法機關廢止之,儘管實質上在內政部立案並仍在活動的220個政黨中,就有四個帶著共產黨名稱,主張分裂國土地在主要政黨當中就有五個以上,但以民國的角度來看,這些政黨或組織事實上都不應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