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對中國民主運動之省思

  六四事件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史上的一起重要事件。毫無疑問,它成了當代中國大陸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一個重要象徵,每年的六月四日,來自全球的海量紀念呼聲,更是不絕於耳。時至今日,六四已然三十週年,但三十年來,在眾多紀念六四的聲音背後,中國的自由民主之路,究竟真正前進過多少?做為一場重要的民主運動,六四事件又給了我們什麼樣的反思與啟示?

  首先概略探討一下整起事件的性質。六四事件是1989年4月起,以民眾悼念胡耀邦逝世為肇始,進而引發的一系列政治示威運動。在為期近兩個月的運動期間中,參與者訴求實現政治自由,並追求中國邁向民主化。但須注意的是,六四事件雖然訴求自由民主,卻與反共二字毫不相干。自始至終,整起運動的目標都是「保共改良」,希望促使中共政權自我改革。是以示威學生在運動過程中強調會繼續擁護共產黨、多次在天安門廣場齊唱國際歌,更在5月23日三名湖南青年蛋洗天安門毛澤東像時,直接將之扭送公安。參與者希望藉由如此舉措,擺脫「四二六社論」對其「動亂」的定調,避免給予共黨鎮壓之口實,並向中共展現誠意。

  然而他們錯了。縱使竭力對共黨政權輸誠,最終換來的仍是血腥鎮壓。畢竟改革開放後共產黨的本質,便是欲延續一己之專制統治,使其一黨專政之政權得以長治久安,而政治自由與民主化的訴求,本即與此一目標相違背。因此就算表示擁護共產黨,仍會被中共視為對其政權穩定性之挑戰而被視為「動亂」,不但不會獲接納,更只會遭受全力打壓。此即六四事件所凸顯的第一個問題,即「保共改良」之不可行性。

  其次,在六四事件的全盛時期,北京的參與群眾就達到百萬之眾,全國各地更有百餘城市響應。以如此龐大之規模,誠為造成中國民主變革之一大良機。但示威者並未因此而主動擴大其行動,自始至終,示威群眾只是被動的冀求共產黨的自我改革、只是空泛的喊著政治自由與反貪腐等口號,從未能發展出完整的中心思想、未能為中國的未來提出一具體的目標,卒致錯失機運,最終悲劇收場。此即六四所凸顯的第二個問題,即中心思想與目標之具備對推動民主變革之必要性。

  而今距離六四已三十年,卻未見當今的「民運」界對此問題有顯著之改善。三十年來,不少民運人士仍舊持續著「保共改良」的幻想,縱如維權或新公民運動等一些實體行動,也仍停留在體制內改革的窠臼。三十年來,民運人士或無所作為,或相互攻訐,卻從未給出一條具體的道路。於是乎高唱三百年殖民地論者有之,高唱解體中國論者有之,而一個成熟的中心思想與統一的奮鬥目標,依舊遙遙無期。六四已過三十年,但中國民主運動取得的實質進展,縱不言原地踏步,大概也只有微小到得以忽略的程度而已了。

  由此可見,對當前任何一個志在為中國民主進程做出貢獻的有識之士而言,首先應當確立的認知,便是「改革已死,革命當歸」;同時,必須擺脫當今民運一盤散沙的狀態,重新團結於統一的中心思想之下,確立具體的奮鬥目標。此中當然的路線,便是「推翻共產,光復民國」。中國一直以來都存在著一條追求民主共和的道路,那便是中華民國。它擁有完備進步的思想體系,它擁有切合中國的憲政制度,它擁有光輝璀璨的歷史勳業;它在大陸被中斷,在臺灣被架空,亟待我們的光復。只有重新回歸這個賡續百年的共和精神,以光復民國作為推動中國民主化的號召,才能為中國的民主運動覓得出路。

  認清中共政權之本質、對其正當性徹底否定,並且堅定民主革命的道路、以光復民國做為未來中國的目標,當是六四及其後三十年所給予我們的最大啟示。唯有如此,六四的追求、亦即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才有成功實現的可能;也唯有放棄改良,勇敢革命,推翻共產,光復民國,才能實現中國百年來民主憲政的夢想。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