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送"中"條例」:中共狡詐以及香港自主自治的送終見證

2019年6月9日香港各界發起所謂「反送"中"條例」遊行活動,抗議香港地區的立法機關修訂原本「刑事互助條例」,原先排除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修正後則將中共當局納入,此一修定原因起源於2018年2月在臺灣發生的命案,由於香港地區政府認為臺灣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面對臺北政府的引渡申請,三次無回應,而立法會透過此一修定加以擴張。(參考來源: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甚麼地位,以中共的角度來說,是屬於法律上的「授權說」,授權來源是依據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所設立的「特別行政區」,其內部政府組織以及法律體系,有別於中國內地二十二個之中共統治下省份。以香港自治派或者香港獨立派來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屬於「固有說」,意即香港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城市,只不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制度性保障,而香港人民有權利決定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個立法最大的問題,就是要定位甚麼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區域」,從中共北京政府角度來說臺灣是「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區域,但管轄不到。從臺北政府角度來看,臺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區域」,且臺灣實體領域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法律」以及具有獨立的司法制度,雖然非聯合國成員,但對香港來說,就算使用「中華民國護照」入境,香港政府入境管理處亦承認。所以問題就來了,難道香港政府不能依據香港基本法授權,跟臺北政府以及臺北駐香港經濟文化辦事處簽訂引渡協議嗎?香港又不認為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實體,跟臺灣有司法引渡協議亦不會涉及到「外交」,所以根本問題上是可以解決的,香港政府與台灣的臺北駐香港經濟文化辦事處處理,毋庸修改「送"中"條例」。

所以 「送"中"條例」本質是可議的,一來徹底揭露所謂的「一國兩制」以及「港人治港五十年」的終結,中共政府對於自己的人民是多麼的不信任,這個問題本質就是中共當局的自卑,其政府實體不合法,其法律存在目的只是為了統治;二來「送"中"條例」也侵害香港的司法制度獨立性,原本刑事司法是一國主權顯現,一國動用國家刑罰權象徵,所以要進行司法引渡作業,應該兩國間司法行政機關協商以及該國立法機關三讀批准,香港立法機關自我矮化,放棄香港司法的自主性,不僅使得香港司法可以自由受到中共當局操作,也從此一立法上否定臺北政府的司法自主;三來此一立法應當全體海外華人以及商務人士注意,如果出入境香港以及欲去香港經商者,如果曾經在中國大陸有遭受到監控以及偵查者,要小心「送"中"條例」通過後,可能會因為中共當局一紙命令,而直接從香港帶到中國大陸內地「移審」。

一百年前,孫中山先生在香港大學發表「革命思想之產生」 ,大力讚揚香港的法治,因為香港的法治制度,使得他在香港生活感到安全,財產不用擔心收到侵害,官員貪腐與內地相比更是稀少,建設都是為民而設。但一百年後今天的香港,應該也是民國派的「革命思想之產生」基地,香港證明甚麼?香港證明中國人是渴求法治的,香港證明中國人是懂得投票的,香港證明中國人是懂得集會遊行的,香港更是證明中國人是懂得像專制劣政說「不」的。而香港更是證明我們要否定中共政權,希望中共自我瓦解以及放棄專制統治是不可能的,只剩下人民集體上街圍堵「黨組織」以及「黨政府」,要求「中國共產黨下台」。我更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香港會成為屬於中國人的中華民國的第一個先舉行民主投票的「模範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