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民國派評旺報社評〈如何與西方國家溝通〉


一個民國派評旺報社評〈如何與西方國家溝通〉

(註:本文所用的「中國」一詞,第一段是直接引用原文,接續部份則是泛指歷史上的中國,並非直稱中共政權,此處請讀者留意。)

     201928日,旺報發佈社評〈如何與西方國家溝通〉,其論述其中如下:
(原文連結: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209000190-260310)
「近年圍堵中國論調甚囂塵上,甚至有中美『新冷戰』的議論,但習近平始終強調『中國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誠意和善意不會變』、『我們將繼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建設一個更加繁榮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代表中國對人類美好願景的宣示。然而,西方對中國卻百般猜忌。中國與西方本來就在語言、歷史、文化、意識形態、政經制度等方面存在天壤之別,出現溝而不通的現象,並不令人意外。」然而當今的中西衝突問題,不必然一定是歐美對、中共錯,或中共對、歐美錯,歐美國家固然有西方中心論的成見,但中共本身的馬列意識型態,也對中西方關係產生不良的影響,以下分別就歐美和中共的問題作評論。
    歐美國家根據近代西方的歷史經驗,抱持著國強必霸的思維,並沿襲冷戰的世界觀,認為中共是蘇聯霸權的延續者,企圖赤化世界以實現其擴張野心,因此視21世紀世紀世界局勢為「新冷戰」。不過一個大國是否為帝國主義國家,端視其歷史發展和實際政策。從世界史來看,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近代西方資本主義列強藉由帝國主義手段宰制其他國家和民族,掌控大量原料和市場,以此積累原始資本,在此基礎上發展為先進工業國家,這是西方的帝國主義型態。而中國歷史上所謂的「帝國」,指的是帝制的政治型態,並不是帝國主義,因為中國在鴉片戰爭前尚未進入資本主義社會,更枉論帝國主義,這也是近代發展一度大幅落後歐美列強和日本的主因之一。現代之所以能重回大國地位,憑藉的資本主要來自於內部組織重整和吸收外國投資,中共在改革開放後兵員的裁減(現役軍人數從毛澤東時代的600多萬降到目前的200多萬) ,代表其改變毛澤東時代的軍事優先路線,專注在和平發展經濟、維護政權穩定上,也因此中國不會走上西方帝國主義的道路,這點歐美國家對中國產生了誤判。
    然而中共本身的論述也有相當大的問題,中共所謂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建立在馬克思唯物史觀的架構上,堅持人類社會終將趨向社會主義高級階段的歷史必然性,但20世紀的歷史經驗已經證明馬克思主義是不可行的,若仍堅持此一意識型態改變世界,不但無助於解決世界貧富不均的問題,反而更加強第三世界國家均貧的傾向。另外中共以毛澤東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為基礎,主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則是對中華文化的曲解。馬克思主義的淵源和中世紀歐洲教會封建專制密切相關,但中國歷史上並沒有神權長期凌駕社會的經歷,況且馬克思主義強調階級鬥爭,儒家傳統講求社會和諧,顯然馬克思主義不符合中國傳統。強行將馬列意識型態和傳統中華文化綁在一起,反而加深外界對中華文化的誤解,不利於國際社會的互信。
    綜論以上數點,中共與歐美的衝突,實源自於西方左派和西方右派兩大意識型態的對立,延續了美蘇冷戰對立的意識型態,是當今國際社會衝突不斷的主因之一,而中華文化又不幸在其中為西方馬列所綁架,造成歐美國家誤認為中華文化和馬列主義合為一體,而使中華文化遭受更多外國的攻擊,這才是中西方產生溝而不通問題的真正癥結點。要緩解中西方衝突,最根本還是必須革除中共對中華文化的不良影響,將傳統中華文化從馬列意識型態的箝制中解脫出來,並以中國本位的三民主義發揚我國的固有優良傳統,使古老的中華文明得到新生,在世界上真正重回立足的一席之地,這正是光復民國大陸的使命之一,也在此與有志之士共勉。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