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只是西方的舶來品嗎?:談民主與民族情緒間的糾葛

在2019年上半年,兩岸三地最矚目的大事就是香港「反送"中"遊行」,這次事件源於香港地區政府對於香港立法會的提案,由於此一法案涉及對於香港「一國兩制」的地位存立,還有香港司法自主權維持,所以引發香港泛民主派上街抗議。

這次事件反而出現了部分聲音,一來中共外交部對於西方媒體提問,強調這是屬於「"中國"內部事務」,不要干涉;由於香港泛民派部分人士,以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加以比較現在一國兩制下的,這個舉動也引發中國大陸內地朋友的不滿,其中以一篇原本廣傳在微信上的文章,名為「浸大中國畢業生: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這個文章一開始的點是「香港在英國殖民下有選舉嗎?後面開始批評香港青年追求小確性,無法制衡香港諸多財閥,香港的經濟扭曲源於這些財閥不正常的炒作地皮。」

另一方面,在美國的Time雜誌也發表一篇「"Free Hong Kong from China!" Hong Kong Protesters Call for Foreign Backing in Their Struggle to Preserve the City's Freedoms 」,裡面也訴說香港這次訴求在G20上英美勢力關注此次遊行,甚至也有香港學生到日本訴說香港這次遊行的始末。

 這次牽扯到所謂的「殖民心理」批評,進而引發批評所謂民主是西方的舶來品,民主能夠解決一切嗎?民主就是代表投票嗎?針對上述問題,結合中國近代史來回應。

香港問題以及中國近代史

如果要定位中國近代史的話,可以說中國近代史是從帝國主義在西方擴張而來,香港作為鴉片戰爭下,第一個被割讓出去的中國領土,也因為香港被割讓,使得中國朝野志士,開始探求促使中國富強的看法,因此中國割讓出去的領土的回歸,也被視為積弱不振形象的終結。

因此當香港泛民主派開始揮舞著英國國旗,這個香港前殖民政府的國旗的時候,理所當然會使得中國大陸民眾的不滿,甚至使得原本遊行訴求被稀釋掉了。

 一直以來只要戳中中國近代被侵略史問題,中國人就難以冷靜思考,甚至會維護當前的「北京政府」的存在。對中國人來說,整個五千年的歷史,中國共產黨只是一個短短快一百年的存在,中共所建立的政府也短短快七十年,中國人民只要聯想到近代中國被侵略史,再加上中國共產黨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在比較民族大義以及民主政治相比較下,反而維持當前中共政權,反而代價比較低。

大一統以及區域自治

 由於中國近代史歷史,是中國領土被割裂的歷史,所以每次有中國某一個區域或者少數民族主張獨立自治,就會引發多數人反對,甚至維護當前「北京中共政府」。

冷靜思考一下,會主張脫離「中國」這些主張,其實都是對於中共當局的不滿而來,中共當局在許多政治、經濟以及宣傳上,帶有濃厚的傳統「家長制」的心態。何謂「家長制」,家長制是一種整個區域、社會乃至國家,是屬於一個大型家族,政府乃至最高統治者是整個家族的權威,他所發出的命令是絕對的、正確的以及無瑕疵的,其他人都不能反抗,要乖乖聽命。

家長制性質在現代仍殘留,以上述中國大陸對於香港本次遊行的批評,就是站在家長制的角度來寫,香港青年都是無知的,香港的特殊自治地位是中共政府賦予的,你們這群不知感恩的人民,還上街頭跟香港特區政府對峙,反對將「逃犯」送往中國內地,那就讓 「逃犯」在香港橫行吧。

這個說法一來就是不信任香港司法體系,認為香港警察以及司法系統無能;二來對於香港地區沒有中共政府的支持,甚麼都做不好。

另外上述文中對於香港財閥的批評,本編一直覺得政治往往都與金錢糾葛在一起,這些人過去在英國殖民政府下,獲得了特殊地位。現在就算換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下,也與當前香港地區政府以及中共中央關係良好,許多財閥人士都成為中共北京「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為甚麼會這樣?其實就是源於未開放的政府,未開放的政府為了獲得穩定的「政治獻金」以及「政治支持」,香港利益團體以及北京高層間會有高度的「共構」以及「聯繫」。所以香港的現狀就是源於香港財政高層以及中共高層,引發了悲觀的現況,此種悲觀的現況,促使香港人走上街頭,但反觀上述帶鋒頭的文章,只是單方面批評香港情年弄錯對象以及無知,根本性論理上錯誤,而且莫名站在道德的最高點,加以胡亂批評。

中國五千年來的歷史,其實都是在分裂多數政府(朝廷)以及所有政府(朝廷)由一個強勢的政府(朝廷)加以統一,所以中國歷史上雖然許多朝廷並存與更替,但都是認為只有一個中國,甚至每個朝廷都認為自己統治的地方,不管這個朝廷是由漢族或者邊疆民族所建立,都認為自己的統治的朝廷代表「中國」。

這個現狀證實中國無法走向聯邦制,本來就沒有聯邦制存在多邦並存,放棄自我主權,加入一個更大的國家存在事實。但現在情況下,是目前佔據中國本域是中共政府,此政府目前又被國際上普遍承認代表「中國」。在現在各地區無法動搖中國本域當權者情況下,當然只能選擇走出中國,脫離中國,試圖成為獨立自主「國家」。但在另方面,國土分裂又讓中國大陸人民想到清末抱受列強侵略歷史,而當這些訴求民主的香港人,又揮舞著英國國旗的時候,內心必定因為民族情緒,而反對香港的抗爭,使得原先民主自由訴求,又遭到抹煞。

民主的真諦以及總結 

如果要說甚麼是民主的話,香港這次主張是主張客觀的基本權,這是甚麼意思呢?以德國近代法學來說,我們常常談到所謂的權利、人權,在影響近代中國法學的歐陸法系來說,德國是最大學習國家,影響日本以及中國。所謂權利,在德文為Recht,由於這個此會有「權利」以及「規範」雙重意思,所以在德文上會加上「主觀」代表權利,「客觀」代表規範。而主觀權利是人民可以主張要求國家賦予的,例如所謂的司法救濟權,投票也是一種人民可以參與政府,影響政府組成的方法。在客觀上,此為德國離邦憲法法院在1958年呂特案所發展而出,國家就是要把基本權落實在全體人民身上,去調和私人以及私人間關係,或者透過制度性保障加以落實,如對於集會遊行,透過法律訂立加以確定或者對於司法救濟權,透過法律以及沈寂制度加以保障。

所以所謂民主,不是只是單純一人一票普通、不記名、等值的選舉過程而已,他只是一個民主施行的手段。香港這次「反送中」,其實是出於對於中國大陸司法的不信任,許多主張民主運動人士、維權律師、潑墨女孩、李明哲...等對於中共政府表達不滿者,就這樣消失在中國大陸境內,下次看到可能就在「人民法院」或者「監獄」。這樣違反二次大戰以來「人性尊嚴」為各國應維護,而一直訴說「代表人民」、「不背離人民利益」的政府所應該做的事嗎?

在近代中國以來,面對各國船堅炮利,中國人主張,「師夷之長技以制夷」,這種思想只是站在戰勝外國人的立場上來看,而為了「贏」人民都可以犧牲的集體主義。那是二十世紀的帝國主義形成家長制主義國家,最終引發兩次的世界大戰。所以兩次世界大戰之後,歐美各國記取教訓,在外加上重視貿易以及外交談判(包含國際制裁),武力是變為最終手段。在國內經歷女性自主權提升,少數民族爭取平等地位,使得國家客觀落實保障多元社會存在。一個「政府」處處要動用警察管理人民,不信任人民可以自主學習成為國家「大人」,哪麼這個政府對於人民只會用「恐嚇」以及「棍子」,恐嚇只會更深,棍子只會更重,人民只會更「苦」。

當然我們自己人民在心態上要改變,台灣一群想要脫離「中國」的群體,在方法上只會仗著日本這個前殖民者以及美國這個世界強權,香港一群想要脫離「中國」的群體,則是揮舞著英國前殖民者的國旗。難道中國人無法自主管理國家嗎?難道中國人從清末以來留學者眾,然到無法培育「華魂洋才」的人民,進而由人民之中選出為人民做事的公僕,來治理國家嗎?只能用奶媽新派,希望有中共這個帶有「俄德異端思想」的政黨來代表人民,或者讓帝國主義是歷來統治中國?

在民國初年,國父孫中山先生論訓政之時,提出為何有袁世凱復辟地制原因,其評述說:「夫中國人民知識程度之不足,固無可隱諱者也;且加以數千年專制之毒,深中乎人心,誠有比於美國之黑奴及外來人民,知識尤為低下也。然則何為而可?袁世凱之流,乃以為中國人民知識程度如此,必不能共和,曲學之士亦曰:非專制不可也。嗚呼!牛也尚能教之耕,馬也尚能教之乘,而況於人乎?今使有見幼童將欲入塾讀書者,而語其父兄曰:「此童子不識字,不可使之入塾讀書也。」於理通乎?惟其不識字。故須急於讀書也。況今世界人類,已達於進化童年之運,所以自由平等之思想日漸發達,所謂世界潮流不可復壓者也。故中國今日之當共和,猶幼童之當入墊讀書也。然入墊必要有良師益友以教之;而中國人民今日初進共和之治,亦當有先知先覺之革命政府以教之。此訓政之時期,所以為專制入共和之過渡所必要也,非此則必流於亂也。」(建國方略:孫文學說 行易知難-第六章 能知必能行)

現在至今,人民知識水準提升,網路發達對於民主、投票,雖然沒有深刻的實踐經驗,但至少知道是甚麼東西,臺灣以及歐美實踐現況,以及赴該地旅遊、遊留學,就知道在民主客觀落實制度性保障的民主的社會,與中國大陸內地有甚麼不同。

因此只要中共政府消滅,屬於人民真正的「國民政府」復興,中國落實《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再創盛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