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第五罪狀:剝奪自由

中共罪狀之五:剝奪自由

共匪統治大陸人民的三項「法寶」是:一、經濟控制,ニ、階級鬥爭,三、特務鎭壓。

在經濟控制方面,大陸人民吃飯要飯票,穿衣要布票,而其配給的數量,決不讓大陸人民有「多餘」的程度,除此之外,大陸人民住的是共匪所限定數量的房屋,如果有多出來的房屋,他們自己也沒有使用權,而由共匪統ー徵收,統一分配。

在「行」的方面,共匪對大陸人民的限制更多,大陸人民完全沒有旅行的自由,卽使有的話,他們也沒有多餘的空閒時間。如因特殊的情況,他們要到别的地方,必須由匪僞機關發給路條(卽通行證),沒有路條他們是不能住旅舘,連住在親戚家裏也不行,因爲必須登記。出外時,最重要的是隨身攜帶「糧票」,沒有「糧票」,卽使有錢,在匪區的公共食堂裏是吃不到東西的。

致於婚姻方面,共匪新「婚姻法」强制規定結婚的年齢是男子二十ニ歲,女子二十歳, 爲了管制人口的增加,如果不按照這種年齢結婚,則無法獲得共匪的婚姻登記證,沒有這個 證明,生下的子女,則沒有配給,而且結婚時所需的棉被、衣服與用具,也得不到「購買證」。

至於言論自由方面,共匪在竊據大陸之初爲了安撫知識份子,還在匪區保留着極少數的 非共匪人員經營的報刊,如北平的「光明日報」,後來在民國四十六年的時候,卽籍「反右派鬥爭」,把非黨份子一網打盡,而予以接管。

就目前來說,匪區的報紙淸一色的是爲匪所控制的宣傳機器,上面充滿共匪「新華社」的電訊,所有的新聞都經過共匪的仔細過濾,它所報導的不是讀者所需要知道的,而是共匪 所策畫的政治讀物。

共匪對於報紙的管制,創世界未有的例子,除了「人民日報」之外,地方上的報紙,是 不准出口的,甚至不准從這一省到那一省流通。

新聞的厳格管制,是共匪剝奪大陸思想自由的一種重要手段,除了共匪主動告訴的東西 ,大陸人民對世事一無所悉。

在階級鬥爭方面:共匪早先曾把大陸人民分成若干不同的階級,如農民中分成富農、中 農、下中農和貧農,煽動貧下中農來鬥爭富農和中農,共匪的這種方法是非常陰狠毒辣的, 它利用不同家庭的階級成份,來互相仇恨,同時也限制大陸人民,永遠過貧困的生活,如果 有了錢便成爲「資産階級」或「富農」,就要成爲被鬥爭的對象。因此在匪區也有所謂「新 富農」階級,就是指家庭勞ヵ多,而略有積蓄的人,也隨時有遭鬥爭的可能。

後來,共匪又對大陸人民展開許多的政治清算運動,把認爲是「可疑份子」,指爲是「 地、富、反、壞、右」的「五類份子」。

由於共匪始終强調着「兩條道路,兩條路線,兩個階級的鬥爭」,因此,凡是被列爲「 五類分子」的人,他們必須受共匪更嚴密的控制,過着更悲慘的生活。「四人幫」垮臺之後,共匪新當權派雖然揚言要爲「右派摘帽」,但這只是爲過去一批爲「四人幫」迫害的共匪 老幹部翻案而已,同時在「摘帽」之際,共匪却又把爲數衆多,過去與「四人幫」有千絲萬縷 關係的人打成新右派。因此,我們可以說,在共匪「階級鬥爭永不熄減」的幌子下,他勢必 要利用所謂「右派」、「左派」、「極左派」、「修正立義」等等路線,階級的鬥爭,來達 到使人民之間互相歧視,彼此揭發,而利用此一矛盾來嚴格控制大陸人民所有自由的目的。 在特務鎭壓方面:共匪嚴密控制大陸人民的主要力量,就是共匪所謂的「公檢法」系統。

「公」是指「公安部門」,「檢」是r檢察院」,「法」是指「人民法院」,在這三個 組織系統中,「公安部門」(卽特務機構)的權超越一切,它可以隨意的拘捕人民,不經審判而予以定罪,有些人被匪「公安」機構特務拘捕之後,就此失蹤,永無下落。

共匪根本沒有保障人權的法律,它有的只是鎭壓人民的條例。在「民法」中它沒有親屬法,而只有簡陋的「婚姻法」。除此之外,共匪所訂定的所謂「土地改革法」、「懲治反革命條例」、「農業税法」、「エ商税法」以及「私營企業條例」,無一不以鎭壓與控制大陸 人民爲目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