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第三罪狀:壓榨勞力

中共的罪狀之三:壓榨勞力

西方人士常常喜歡用「藍螞蟻」來形容大陸人民,因爲他們都穿著淸一色的藍灰色的エ 作服,成堆的擁擠在一起工作。而蘇俄莫斯科電臺也常常譏諷共匪暴政把大陸人民當作機器 中的「螺絲釘」,其意義是,大陸人民,沒有思想,沒有自由,每天做着機械式的工作。

但是這樣辛勤工作的大陸人民,他們的生活條件是怎樣呢?他們普遍都住着簡陋的房屋 ,幾家公用一個廚房、一個廁所和和一個浴室(卽使共匪提供給外人參觀的「示範公社」和 工人公寓也是如此)。電視當然不用談,一般人民是買不起的,就是收音機也是恐怕大陸人 民收聽臺灣或外界的廣播,而不准持有。大陸人民沒有機車,脚踏車雖較普遍,一般人也視 爲是奢侈品,視同珍寳。

至於大陸人民一年的實際收入,根據僞國民經濟計劃委員會主任姚匪依林在今(一九八〇)年僞五屆三次人大「國民經濟計劃安排的報告」中供稱:「一九七九年農民年收入平均八十三點四元人民幣(依美元五點五折合僞幣一元約合美金五十六元)」而許多地方如江西省 農民根據其僞省人大常委主任楊匪南奎於此次會議中報告。實際收入尙在五十元僞幣以下。「職工的年平均エ資(包括獎金在內)七百零九元。(合美金四百七十元)」無怪乎鄧匪小平在今年一月「關於目前的形勢和任務」的講話時表示,兩千年結束,「國民所得,可以達到一 千美元」的原因。但僞「五屆三次人大」討論此一「兩千年與一千美元」時,大陸地方各省(市〕領導人表示,尙有半數以上達不到。如四川省爲省長魯匪大東卽稱,只能達到「八百五十萬 元」。這就是共匪三十一年來所謂「社會主義優越性」的答案。人民生活之苦可以想見了。

爲什麼如比「勤奮」的人民,過着如此困苦的生活呢?明顯的這是由於他們辛勤的所得 ,爲共匪所剝削。

首先拿農民來說,自從共匪消滅私有財産制度之後,廣大農民被納入「人民公社」,他 們不再爲自己耕田,而在爲共匪耕田,計「エ分」來計算他們的收入,「エ分」的多少是由 匪幹來評定。

共匪對農民的剝削花樣百出,首先是「三定政策」,卽定產、定購、定銷,也就是共匪 的「統購、統銷」。農民收穫的糧食,無法自己分配,必須按共匪的「公定」價格,由共匪 收購,然後再以「糧票」方式,分配給農民。共匪收購的「公債」低得可憐,這是農民收入 低微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共匪還對農民重重剝削,譬如什麼「戰備糧」、「配荒糧」、「三忠於糧」(卽表示對毛匪「效忠」也要繳糧)等,名目繁多,共匪可以隨時找出一個理由,來向人民捜刮。

而匪區的工人,也經常爲共匪的「生産指標」而疲於奔命。共匪爲了歷榨工人的勞カ,經常發動各種政治運動,如「比、趕、學、幫、超」、「五好要求」、「一幫一,ー對紅」 等,來壓榨工人的勞カ,同時,共匪不斷提出r增產競賽」的ロ號,要求工人延長工作時間 ,來提前完成共匪的指標。

除此之外,共匪搾取人民勞カ的方法,就是實施「勞動改造」。「勞改」是共匪免費榨 取勞カ的一項暴虐手法。

「勞改犯」可以說是共匪取之不竭的人力資源,共匪曾經設置許多永久性的「勞改營」,如著名的「北大荒」和「南大荒」,大陸人民聽到這個名詞,都談虎色變。「北大荒」是 在冰天雪地的黑龍江省,「南大荒」則在密林瘴氣的海南島。

共匪在大陸上的「勞改犯」,至少保持在三千萬人左右,在「文革」的時候,據蘇俄報 導,至少又有一千萬的知識份子(不含知識青年)和匪幹被下放r勞改」,但是匪幹下放「勞改」,却不知比一般r勞改犯」的待遇要好多少倍,共匪雖然讓外國訪客接觸到「下放勞動」的匪幹,而共匪決不敢讓外國人士去訪問遍佈大陸各地黑幕重重的「勞改營」。

雖然在觀念上容易混淆,但是共匪下放匪幹的「五七幹校」,與共匪關押「勞改犯」的 「勞改營」,是絕對不同的兩囘事。「幹部下放」不過是爲了達到以肉體勞動來「改造思想 」的目的,暫時取消其匪幹的「特權」,含有恫嚇對匪僞要「忠心」的作用,而「勞改營」的性質,則與蘇俄西伯利亞「集中營」的性質類似,它是共匪以無報酬的方式,來榨取大陸 人民勞カ的地方。

三十多年來共匪從不顧恤人力,往往在共匪的一個ロ號下,動輒動員數千萬人,利用人 海戰術來従事一項工作。像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譬如:共匪過去發動「反美示威遊行」, 各城市裏要數十萬的人,甚至百萬以上的人,停止工作,爲共匪而搖旗吶喊,共匪的發動「文革」,幾乎使所有的工廠都陷於停頓。由此證明,在共匪的觀念裏,大陸人民的時間,它 是有絕對的支配權。

因此共匪竊據大陸三十多年來,湓管在政治鬥爭的目標上有了各種不同的轉變,一會兒 「反美」,ー會兒「反蘇」,ー會兒「反劉」,ー會兒「反林」一會兒審訊「林、江集團」 現在又快要「反華」了,但是共呷藉政治鬥爭運動來壓榨大陸人民勞カ的政策,却是一貫的 ,不變的。

從事實上可以證明,大陸人民的工作,從來都不是爲着自己的幸福而工作,共匪也制止 大陸人民存在着這種觀念。從共匪的宣傳上可以看到,所謂「爲革命而耕田」、爲「反修而增產」、「批判了 X X X獲得了農業大豐收」的說法,顕然的,大陸人民已經不知道工作 對他個人有什麼意義,他們只是成羣的被共匪所驅策着,他們的工作,只不過是爲了害怕共匪的政治迫害而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