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民國精神


民國是我們的母親,就像一個人,她有自己獨有的外在與內在,有它的本質與精神,那麼民國的精神為何?每人所見所聞各有不同,今就姑且略闡淺見,淺談何謂「民國精神」。

從民族說,民國之於民族層次的精神,乃是對傳統的傳承與對外來和新興的包容,無論對文化或民族,而貫穿兩者的,就是尊重。如果將傳統定向為過去,外來和新興定向為現在與未來,那麼尊重前後兩者,就是去尊重過去、現在與未來,而賦予尊重的人和被尊重的對象小到人們彼此,大到世界各國。同時,這也是實踐世界大同理念的基本精神、具體做法與可能性。

從民權說,民國之於民權層次的精神,乃是對民本思想、權能區分的重視,而串起這兩者的,正是憲政。民本思想在中國古代,尚且只是概念,具體落實乃仰賴憲政體制的完成。權能區分講的是「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論述,人民有四權(選舉、罷免、創制、複決)開動與煞停國家機器,政府則有五權舉興國事,並避免弊端,此亦歸功於五權憲法之確立。從這點說,憲政確定了實踐民本思想與權能區分的精神與道路,而民本思想與權能區分確定了憲政的必要性。此亦呼應國父在《中國革命史》中的呼籲:「中國非民主不可。」

從民生說,民國之於民生層次的精神,乃是對民生問題的正視與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而這兩者化成的具體行動,就是養民。馬克思曾指出資本主義社會可能發生的弊病---「工人階級沒有祖國」,意指不受各國制約的資本家,讓基層民眾不受政府保障的狀況到哪國都一樣,跟沒有祖國無異(雖然我們知道,這帶有不少馬克思的腦補成分)。反過來說,基層民眾渴求的其實不是「獨立建國」,而是希望能受到國家養護。由此看來,獨立建國只是「建國」,養民才是根本。要實踐養民,意味著必須正視民生問題;要解決民生問題,勢必要仰賴科學的發展與幫助;要發展科學,就必須有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民生問題鋪出了養民的道路,養民鋪出了科學發展的進步;養民決定了科學的前途,科學決定了民生的幸福。至於養民的方法,諸如平均地權、節制資本等等,國父已在三民主義詳述,故不在此贅述。


總結來說,民國精神成自民族、民權、民生,民族、民權、民生造就民國多元發展的前提與基礎。以此來說,三民主義不只是中國未來發展的課題,不只是反應民國精神的明鏡,更是民國的靈魂與人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