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戰還是光復?

  民國三十四年,也就是西元1945年,又或者是昭和二十年,日本天皇於該年815日發表「玉音放送」,宣讀《終戰詔書》,宣布日本同意無條件投降,根據詔書內文,日本天皇排除了自身之戰爭責任,認定發動對英美戰爭並非天皇自身意志,而是為了東亞安定與日本自身之生存﹝對照原文:「曩所以宣戰米英二國,亦實出於庶幾帝國自存與東亞安定;如排他國主權、侵領土者,固非朕志。」﹞不得不為之舉措,但因戰局不利,再加上美國動用了原子彈﹝對照原文:「而戰局必不好轉,世界大勢亦不利我。加之敵新使用殘虐爆彈,頻殺傷無辜,慘害所及,真至不可測。」﹞,最終使日本不得不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軍投降。當然,天皇本人是否得負戰爭責任,已經是歷史懸案,但無論如何,最終結果是天皇本人及所有擔任將領的皇族貴冑都獲得了不起訴處分。
  《終戰詔書》的宣布,成為了戰後所有條約的基礎,先有日本天皇的同意停戰,才有簽和平條約的條件,而天皇承認《波茨坦公告》,因此,《開羅宣言》也得到了合法地位,因為《降伏文書》也明確表明:「茲接受美、中、英三國政府首領於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波茨坦所發表,其後又經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所加入之公告﹝此指雅爾達會議結果﹞所列舉之條款。」,爾後的《舊金山和約》以及《中日和約》也都是基於這樣的前提下得以簽訂的。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中華民國正式接收臺灣,當天也訂定為光復節。這些過程完全合乎國際法,以及我國既有的一切規定,然而為什麼會有人說臺灣光復是非法的呢?
  所謂光復,指的是原有國家脫離了殖民者的統治,重新建國或回歸故國,南北韓皆訂定815日為光復節,香港稱該日為「重光」﹝儘管英屬香港將重光日訂定在8月底紀念英國重新取得香港﹞,代表著民族國家取回應有的主體性及權利,說明了國家的主體意識與價值。《開羅宣言》部分內文:「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從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慾所攫取之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我三大盟國稔知朝鮮人民所受之奴隸待遇,決定在相當時期,使朝鮮自由與獨立。」,換言之,如果沒有宣言之內容,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由國聯委任日本統治的南洋群島仍歸屬於日本,日本佔領區也應當歸還日本,包含滿洲、英屬馬來亞、英屬北婆羅、英屬沙撈越、汶萊、英屬新加坡、英屬緬甸、英屬香港、荷屬東印度等地區。自然,目前朝鮮半島的南北韓根據《日韓合併條約》,同樣屬於日本領土範圍,影響範圍達到二十三個國家﹝以現存國家計算並扣除日本自身﹞,不但綠營期待的台獨與港獨無法完成,兩韓問題以及南海問題也不會存在,而是仍然在大日本帝國的統治下﹝現在的日本為日本國,從憲政體制跟人民價值觀跟大日本帝國截然不同,此處不多做贅述﹞,對這些受到影響的國家來說,日本失去這些國家的控制權自然對當地人來說應當視為是光復故國的。
  至於終戰是什麼狀態呢?終戰一詞就字面來看,就是終止戰爭,沒有勝負以及立場問題,只描述了戰爭結束的狀態,無怪乎曾有高砂義勇隊員告訴歷史研究者:「是天皇放棄了戰爭,我們阿兵哥沒有。」,這種說法不但沒有說明任何事情,而且非常不負責任,因為完全忽略了所有戰爭罪行或是價值,針對同一場現代中國與日本發生的戰爭,日本定位為「支那事變」規避正式交戰的所有可能問題,我國稱之為抗日戰爭,簡稱抗戰,或加入時間稱為八年抗戰,代表我國的民族氣節與抗敵精神。稍後爆發的韓戰,南韓稱之為「六二五事變」、「韓國戰爭」,北韓稱之為「祖國解放戰爭」,中共方則稱為「抗美援朝」,我國則稱為韓戰,名稱上都說明了不同的立場,不但史學家可以從中立即獲得立場資訊,對於群眾而言,也能彰顯各自立場。然而針對臺灣問題,部分人士竟簡單的用「終戰」說明,可說是妙不可言。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28號解釋》指出:「中華民國領土,憲法第四條不採列舉方式,而為『依其固有之疆域』之概括規定,並設領土變更之程序,以為限制,有其政治上及歷史上之理由。其所稱固有疆域範圍之界定,為重大之政治問題,不應由行使司法權之釋憲機關予以解釋。」,其後又於理由書指出:「國家領土之範圍如何界定,純屬政治問題;其界定之行為,學理上稱之為統治行為,依權力分立之憲政原則,不受司法審查。」,因此,既然在國際法法理上,臺灣在盟國同意下屬於中華民國,我國憲法也沒有明定臺灣並非領土﹝台獨論者通常會以《五五憲草》或更早的憲法層級規定如此論述﹞,那麼自然在法理上,臺灣屬於中華民國這一點是毫無爭議的,那麼為何台獨會抓著這點不放要求臺獨呢?
  杜魯門在1950年對中華民國的照會中要求「台灣的中國政府停止對大陸的一切海空攻擊」,並表示「台灣地位未來的決定,並需等待太平洋安全恢復,對日和約的簽訂,或經由聯合國考慮」,這份照會被稱為「台灣地位未定論」,然而卻沒有注意到杜魯門的用詞,以及後續的動作,「台灣的中國政府」恰巧說明了美國默許了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現狀,而後面的太平洋安全恢復,也恰巧就是韓戰,艾森豪當選總統後退出了韓戰﹝在法理上,尤其南兩韓間並沒有停戰協定,因此仍然處於戰爭狀態﹞,並簽署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5年又通過決議案,授權美國可以在必要時派遣軍隊協助中華民國防衛臺灣、澎湖群島等地。如此動作頻頻,正是體現美國儘管沒有辦法直接協助我國光復大陸,但實質上仍偏向中華民國的證明,更別提《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就叫做《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間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直接表明中華民國實質控制領土為協防範圍,換言之,事實上已經獲得解決,也不存在未定論的問題。因此,一切關於臺獨的問題都是沒得商量的,只有認知到這一點才能問下一步問題:究竟中國問題如何解決?近期不只是台灣台獨氾濫,香港也興起港獨的風氣,理由恰巧這兩種運動沆瀣一氣的結果,前任香港特首董建華指出,最近香港事件的幕後推手,就是台灣與美國,他口中的台灣指的,毫無疑問是指現任蔡英文政府,這個論調正確與否自然有待商榷,但是種種跡象都顯示台獨人士跟這些港獨人士是有接觸甚至受到資助的,換言之,這些層面其實都是環環相扣的,不能以單一事件視之。
  那麼該如何面對這些事件呢?當然就是要認知到正確的概念,也就是兩岸同屬中華民國,當然不只臺灣,也包含了香港與澳門。此外就是要破除台獨與港獨的錯誤觀念。前者是防守,後者是攻擊,攻守兼備才能避免落入陷阱,95暫綱以來,臺灣學子一直以來受到台獨史觀的錯誤領導,才導致所謂「天然獨」的現狀,認為臺灣中國分屬兩國,甚而有走火入魔者,認定臺灣不屬中華文化圈,而是南島文化的延伸﹝甚至是原生地﹞,這種邏輯也是完全錯誤,我們的目標就是徹底打破獨立妄語,恢復正統中國史觀,完成光復大陸。因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完成振興中華。終戰還是光復?這個問題看起來只是口舌之爭,但實際上正是台獨史觀與中華正統的意識形態之爭,不可不謹慎。

參考資料: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