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微鏡下的「台獨」:評析臺灣人是被統治者說法?以及為何要反共與反攻



七、評析「臺灣人是被統治者」的說法

共匪及「臺獨」份子,他們自認對我進行顚覆叛 亂最有利的武器是從事地域差異的挑撥與煽動,他們 信ロ雌黃的說「中國人壓迫臺灣人」、「外省人是統治者,本省人是被統治者!」

所謂什麽統治與被統治的關係?五十歲以上的本 省父老最淸楚。臺灣光復以前,日本人統治臺灣,那 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我們只須列擧政治 、經濟、敎育三方面。臺籍同胞在日據時代的遭遇, 而與今天相對比,就可以揭穿「臺獨」份子的一切謊言。

(一)、在政治地位方面:

1.在日據時代,臺胞向無參政權,總督府所設評議會,純係是一種御用機關,日本人稱之謂「民意閉 鎖機關」,到了民國九年(日本大正九年)爲了安撫臺胞,僞裝施行地方自治,曾設立州、市、街、庄自治機關,但州市街庄議員半數均由官派,而直大多數爲日本人。

而今天的臺灣同胞,只有來臺先後之分,每一個 人絶無「大陸人與臺灣人」之間的差異,根據憲法享有一切權利平等的權利與義務,在選擧中絶無地域或祖籍的歧視。

2.日本人統治時期,日本人對本省同胞參加行政工作機關限制極嚴,就光復之當年而言,總督府所屬之全省公務人員總數爲八四、五五九人,而本省同胞 任敕任官者(相當簡任職)僅一人,况且這僅有的一人是個大學敎授,而非實際擔任行政工作者,任奏任官者(相當薦任職)五十一人。而且當時日本人與本省同胞之待遇並不一致,雖具有同等之學歷,同等之官職,日人之薪俸較本省同胞約高出三分之一。

而今天無論公教人員的考選任用,公職人員的選舉,一切都是公開的、公平的、合法合理的,這是鐵的事實。

(二)、就經濟生活而言:

日據時代,在殖民地經濟體系之下,臺灣工業幾乎全爲日人所掌握把持,資本、原料、技術均來自日本,而產品消售所得亦歸日本,臺省同胞只是日本人的工奴。

在農業上更是如此,光復以前,農民中有百分之七十爲佃農,而其業主多半是日本人或經過「皇民化」的「半日本人」,其中租佃關係,其剝削高達「業七佃三」的苛刻程度,大多數臺胞連溫飽也難維持。

而今天,由於政府民生主義政策的結果,利益爲多數的臺胞所得,據統計今天臺灣所有大規模的企業百分之九十爲本省同胞所有。這是「大陸人統治臺灣人」嗎?

(三)、就敎育機會而言:

在日據時代,雖在民國三十三年敎育發達期間, 本省的國民小學僅有一、零九七所,其中本省籍學生僅有八四六、零五一人。當時並實施差別教育,不准臺籍兒童與日本兒童共學,小學課程分爲三種,第一號適用於日本兒童,第二號適用於本省平地兒童,第三號適用於本省山地兒童。本省小學校長,亦幾全爲日人所充任。

再以高等教育來說,民國三十三年,本省僅有臺北帝國大學(現在臺北的國立臺灣大學),臺北經濟專門學校(現在臺北的國立臺灣大學商學院)、臺中農林專門學校(現在臺中的國立中興大學) ,臺南工業專門學校(現在臺南的國立成功大學)、及臺北高等學校(現在臺北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等五所,其在學學生有二、一七四人,本省籍學生僅三五五人而已。而且所習學科亦多受限制,日本人強制臺籍同胞不得修習法政學系。

而今天,臺灣敎育的普及與發達已不必賛言,我們要問的是,在臺灣有差別敎育嗎?臺籍同胞接受敎育遭受限制嗎?如果沒有,則還算「大陸人壓迫臺灣人」嗎?

誰都知道,所謂「外省人」與「本省人」都是中華民族的血統和黃帝的子孫,唯一不同的是來到臺灣的先後遲早而已。我們常說的閩南人,來自福建;常說的客家人,來自廣東,常說的外省人,來自大陸各省。我們旣然都是來自大陸的不同省份,實際上,我們不但都是大陸人,而且都是外省人,都是中國人。

今天我們的政府對待不同種族的山地民族,尙且盡其全力照顧扶持,怎會以統治者的姿態,將皆屬中華民族的本省同胞以被統治者對待,本省同胞又怎能以被統治者自居呢?

其實,大陸人也好,臺湾人也好,或者是外省人也好,本省人也好,我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成則同好、敗則同敗,禍福與共,命運相同。如果不能消滅共匪,大家的前途都是黯淡悲慘的。不幸有一天, 共匪眞的「血洗臺灣」,它不會管你是大陸人或是臺灣人的,共匪在大陸上殺人,越共、棉共在越南和高棉殺人,從來不問你是什麽地方的人。如果你試問共產黨他將先殺那些人?第一、凡是愛自由的人,他認爲是頑固的要先殺;第二、凡是有知識的人,他認爲是不能「改造」的要先殺;三、凡是有財産的人,他認爲這是資產階級,決不會放過。而今天在臺灣島上的人,幾乎人人都具備這三個條件,共產黨會放過你我嗎?
我們大家面對着共匪的威脅,如果還照共匪一向使用一分為二的兩分法,將三十八年來臺同胞視爲統治階級,將光復以前來臺同胞視爲被統治階級,乃至敵對仇視,互相火拚,正中了共匪「用你自己的手,打破你自己的頭」的陰謀。

共匪當年在大陸上進行叛亂時,就是使用二分法將非國民黨和國民黨對立起來,將政府和人民對立起來,將所謂地主資本家和工人農民對立起來,製造我們内部的矛盾衝突,以致造成淪陷的悲劇,結果,政府是失敗了,國民黨是被斬盡殺絶了,造成了八千萬人遭到殺害,工人、農民永遠淪爲工奴、農奴的悲劇。

八、評析「反攻大陸是外省人的事」的說法

「臺獨」份子說,「反攻大陸是神話」、「反攻大陸是外省人的事」,事實是這樣的嗎?

(一)反攻大陵和臺灣同胞無關嗎?

如果我們不能反攻大陸,消滅共匪,共匪遲早會血洗臺灣,消滅我們的,共匪絶不會讓臺灣「逍遙」 於它的「法外」。它爲了企圖從根滅絶中華文化,爲了企圖赤化世界,它不會容忍這「中華民國的一個省 」,永孤懸於其「版圖」以外的。

就經濟發展環境來說,臺灣缺乏資源,缺乏國內市場,進一步的大量發展,是具有很多的限制因素的。如果我們能收復大陸,這一切難題就將迎刃而解,大陸上旣有豐富的資源,又是廣大的市場,這和臺灣的所有工廒,所有企業家,所有工程師,所有技術工人,都有密切關係,我們住在臺灣的同胞大都靠工業 、靠進出口來生活,誰敢說反攻大陸與臺灣人無關?

今天我們在臺灣實行地方自治,每逢選擧,連一個鄕民代表的競選也很激烈,我們的智識青年,大學畢了業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是因爲臺灣地方太小,機會不多的原因!如果我們反攻大陸,收復國土,大陸是我們的,北平是我們的,南京是我們的,新疆、西藏都是我們的,我們有志的臺灣靑年,想要從事社會服務,從事工業、從事商業,有的是機會,還怕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還怕不能舒展你的抱負雄心?!

所以收復大陸是我們住在臺灣的所有同胞的唯一前途,與我們每個人的存亡禍福息息相關。

(二)、反攻大陸眞是神話嗎?

共匪和「臺獨」,常以大陸的土地、資源與人口的多少,和臺灣的土地、資源、人口作強弱的對比, 來證明所謂「反攻無望」的說法。

如果戰爭純粹由有形力量所決定,則人類社會哪會有今天這一局面,就我們中國來講,應該仍是滿淸皇朝的天下,或者是北洋軍閥所統治,國父領導革命倒滿,領袖蔣公的領導北伐,就不可能成功。

歴史的鐵則,是漢奸必亡,侵略必敗,暴政必滅,眞理必勝。否定人性,違背中華文化的匪僞政權, 絶無理由會長存於中國!

尤其是,臺灣與大陸不是兩個國家,戰爭的決勝因素,不在於有形力量的強弱,而決定於人心的向背。我們的反攻大陸,並不一定要像第二次大戰盟軍登陸諾曼第一様,寸土必爭的光復大陸。領袖說過反攻復國戰爭是一場革命戰爭,革命的力量,主要是在敵後和敵人内部。今天的大陸同胞甚至多數的匪軍匪幹,都將是復國的主力,只要我們復國行動一開始,很可能如同辛亥革命一様,一地起義,各地響應,一夜之間光復大陸。

(三)、是誰期望我們放棄反共國策?

今天國內外有些所謂政論家,說共匪最怕蘇俄對它的威脅,而聯美制蘇,其實這是似是而非的見解,共匪之聯美,主要目的,不全在制蘇,而主要在孤立中華民國,想與美國人聯手來扼殺臺灣、瓦解臺灣。

因爲蘇俄入侵大陸,共匪可以運用民族戰爭,而我中華民國的反共復國,則將促成大陸人民羣起抗暴,促使匪僞內部崩潰,推翻匪僞政權。因此中華民國的存在與壯大,就是共匪的芒刺在背而坐臥不安,以上這一說法是共匪在千方百計中,企圖削弱我反共意志,瓦解我反共陣營,誘使我放棄反共國策的陰謀。

今天「臺獨」份子散播着所謂「中共之威脅臺灣,是因爲國民政府在臺灣準備反攻大陸之故」,說「收復大陸是神話」這些荒謬的論調,其爲虎作倀, 替共匪做傳聲筒的罪責,是不容推卸的。

俄共暴動專家尼查也夫,在其「革命軍手册」中 ,曾敎唆其黨徒說:「以敵人的手去搞亂敵人的陣營,然後再以自己的拳頭去各個擊破」,乃是一種最高的策略。共匪當前之利用「臺獨」,正是第一策略的具體實施,我們能不懍然警惕嗎?

九、剖析「社會主義臺獨的理論」

「社會主義臺獨的理論」最重要的內容,是將「 臺灣獨立」變成「臺灣革命」,將原先爲避免中共威脅而謀「臺灣獨立」的原因,變質爲「臺灣社會主義革命」併入大陸共産政權的「革命」。

這一論調認爲「臺灣獨立」,是過渡到「社會主義革命」的一個階段,它說「臺灣獨立」其實就是臺灣革命必經的一個階段,勞動人民對資產階級的態度是又聯合、又鬥爭。如果勞動人民的力量已經壯大到足以取得政權的地歩,則在自己的控制下走向民主革命及社會革命。萬一政權落在資産階級手中,勞動人民當然要在資産階級掌握的民主化過程中,還要二度革命,以便進一步邁向社會主義革命,把政權從資產階級的手中奪過來」。

這一段話完全是毛匪澤東「新民主主義理論」的翻版,毛匪在一九四〇年發表的「新民主主義」中說:「中國革命的歷史特點,分爲民主主義與社會主義兩個步驟……第一步,改造這個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形態,使之變成獨立的民主主義的社會,第二步使革命向前發展,建立一個社會主義。」

就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出「臺獨」一貫所宣傳的 「唯有臺灣獨立才能免除中共威脅」、要求「臺灣有更多的民主自由」、「建立臺灣人爲主體之政權」的調子都是假的,眞正的目的是爲替共匪「赤化臺灣」,而把所謂「臺獨組織」淪爲共匪的奴僕和工具。

「臺獨」要建立的「社會主義的內容:在財産制度方面,反對私有財産,而主張「全民所有制」與 「生産資料公有化」;在經營方面,它們主張實施「計劃經濟」;在政權型態方面,它們主張「人民民主專政」;在奪取政權階段,主張「二次革命論」,而在維護政權時期,則採「不斷革命論」。

這一型態的「社會主義」,旣非西方的社會主義,也非國際共黨的修正主義,而是毛式共産主義的臺灣版。可見「社會主義臺獨」已經公開的向共匪「回歸」、徹底的向共匪「認同」,明目張膽的要將我一千七百萬同胞出賣給共匪,作爲他們向共匪謀求「一官半職」的祭品。

老一輩的「臺獨」份子,企圖投靠日本,賣國求榮,已經不齒於有良心血性的臺灣同胞,而今日新一代的「臺獨」竟然淪爲共匪赤化臺灣的工具走狗,其居心之險,其格調之賤,已經到了喪心病狂之地歩了。

十、論析臺灣的前途

多數被惑而參加「臺獨」的人士,誤認「唯有臺灣獨立,才能免除中共的威脅」,「臺灣獨立才是臺灣的前途」,這個見地是可笑的,這種心態也是可悲的。

第一,共匪能讓臺灣獨立嗎?說得透徹一點,共匪竟會這樣愚昧嗎?臺澎金馬的存在像是插在共匪胸口的一把利劍,無論在任何情况之下,它必須搞垮這個復興基地,以除其心腹大患,決不會容許臺灣獨立,共匪雖然使用兩手策略,利用「臺獨」顚覆政府, 但它却絶不會容許臺灣獨立的。

第二、國際間能承認臺灣獨立嗎?日本在承認共匪政權的時候,已經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1972年匪日聯合聲明第三點),美國也已經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1979年匪美建交聯合公報第四點),其他已承認共匪的各國,亦莫不如此,他們能承認 「臺灣獨立」嗎?

第三、臺灣不是另一個國家的殖民地,臺灣憑什麼理由獨立呢?如果說臺灣因地形孤懸於海外與大陸分隔而要求獨立,則美國的夏威夷、日本的各島嶼都該鬧獨立呀!這樣的理由能博得國際同情或承認嗎?

(一)、從獨立所需的主觀條件來說

第一、臺灣只有三萬五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且三分之二是山地,由於人口的繼績增長,如果「臺灣獨立」,也就是自動放棄了收復大陸的權利,如果靠這一隅狹小之地,卽使共匪不侵犯臺灣,我們又能生存多久?根據人口的速度,三十年可能增加一倍, 也就是說再過三十年之後,臺灣人口將近三千六百萬,到時候不要說住的、吃的將發生困難,就是開車走路都將發生問題了。

第二、獨立的前提,首先在國防上要有自衛的能力,臺灣面臨這種惡毒的敵人,今天是因爲政府的堅決反共與勵精圖治,大陸人心向我,共匪因恐懼對臺用兵,將引發大陸同胞之乘機抗暴,而不敢傾巢來犯,如果臺獨宣告「獨立」,共匪就將打起民族大義的旗號,不僅無後顧之憂,而且理直氣壯,到時間臺灣能自保嗎?

第三、獨立必須出諸全民的意願,臺灣一千七百萬人民當中,有幾個人願意放棄現在自由民生、日益繁榮的生活方式,與反攻復國神聖莊嚴、希望無窮的使命呢?

(二)、「臺獨」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

「臺獨」份子誤認爲只要國家不反共,就能換取到共匪的不犯臺,在這癡人說夢中,旣不知歴史,也昧於世事。抗戰勝利以後,政府爲了復甦經過八年戰亂的民生艱困,曾經希望共匪參加政府,共濟時艱而進行多次的「國共和談」,結果共匪就利用和談掩護的機會,襲擊國軍、削弱國民反共意志,而使我們大陸戡亂戰爭遭到了全面失敗;當年寮國的富瑪、高棉的施亞努,都不是以中立的立場,媚共的姿態,期望能免除共黨的赤化嗎?而今天的事實又如何呢?!

要知道共產黨一貫的政策是「不是同志,就是敵人」,它們今天暗中支持「臺獨」,是它的「旣聯合 ,又鬥爭」的階段性的運用,利用「臺獨」破壞我復興基地,將「臺獨」當作「解放臺灣」的踏脚石而已

共匪的僞「憲法」上,明訂著「解放臺灣」的條文,在臺灣海峽對面,經常擧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 每一個官兵都分發解放臺灣手册,它隨時準備用武力進犯臺灣,最近它先後成立了所謂「對臺辦事處」、「 對臺工作組」,訓練大批的匪諜,要滲透臺灣,分化臺灣,可見敵人是千方百計、處心積慮的要消滅我們,而我們竟然還有人在做「獨立」的「迷夢」,這眞 是荒唐和愚昧!

「臺獨」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它除了給我們這 一苦難的國家增加困難,平添危險之外一無是處。

蔣經國總統對我們目前的處境,曾經有一個很適切的比方,他說:「我們今天是同在一條船上同舟共濟,凡是在船上的每一份子,大家都往一個方向努力,就是社會安全。如果有幾個人想在船上挖小洞,會成爲中型的洞,中型的洞又會成大洞。所以大家要和衷共濟、風雨同舟,任何人不要在這條船上—苦難的國家中再來挖小洞,來害大家、也害自己,這條船會沉沒的,大家也會沉下去的。」

(三)、只有堅決反共才是生路活路

共產黨只相信力量,本來認爲美國是它的頭號敵人的,但今天爲了對抗蘇俄的軍力,就不惜由反美改變爲「聯美」,這並不代表它對美國的「友誼」,而是想利用美國的力量。此次美匪建交,我們已沒有必要再費唇舌去勸告美國、譴責美國,卡特此擧的功過,歷史自然會有評斷,我們要正視的是共匪,共匪是我們的死敵。

共匪叫囂着「解放臺灣」,遲遲不敢採取行動, 這並不是它的「仁慈」,而是我們復興基地的莊敬自強與團結進歩,使它不敢冒險輕試。

共匪犯不犯臺,並不管你是不是反共,比如說它今天的對待越共的態度,按理論說匪越之間已經是一家人了,却依然是「狗咬狗」的,要互相呑噬,所以並不論是臺灣反共、或是「臺灣獨立」,改變它侵犯臺灣的心意。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我們自己,在於國家能否全民上下精誠團結,在於國家能否先共匪犯臺而反攻大陸殲滅共匪。其他任何分歧的想法、做法,只有削弱我們自己的力量,招致敵人的侵犯。

蔣經國總統說:「在我們每一個人面前,祇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是正路,亦就是爲國家爭獨立,爲人民爭自由的三民主義思想的活路。另一條是邪路,亦就是反天理、反人性、毀滅自己國家民族的邪路。凡是走正路的人,一定抬得起頭,挺得直胸膛,愈走愈光明。那些走邪路的人,一定愚蠢又狂妄、狠毒而又殘暴,愈走愈黑暗,然後自陷於罪悪的深淵,並且一定會遭到災禍和毀滅。」

南越政權陷落大批難民倉皇出逃

堅持反共國策,是爲了解救大陸苦難的同胞,更是爲了確保臺澎金馬一千七百萬人民的生命、財産、自由,以及子子孫孫的自由與幸福。當年越南的高臺 敎,佛敎徒,以及部份「民主人士」,企圖想和越共妥協的人,他們今天已經是追悔莫及。當越南淪陷的前夕,很多「民主人士」,跪在美國大兵的面前,要求把他們的子女帶出越南,說:「求求你將我的女兒帶走,你把他帶去做女兒、做女傭、做妻子,都隨便你,只求你能將他帶出這座火山口!」最近有人問九死一生的越南難民爲什麼要冒這樣大的危險逃亡,他們的回答說:「如果電線桿有腿亦一定會逃亡。」我們願意臺灣也見到這樣悲慘的一天嗎?!


蔣經國總統說:「一盤沙,起一陣風就可以吹散,如果用水泥將這沙凝固起來,就可以擋得住任何力量的破壞和攻擊。」

又說:「全國的團結一致,就是我們克服艱難,開創機運的最大憑藉,只要我們舉國上下,一團和氣,民眾跟政府,結成一片,大家爲同一理想、同一目標團結奮鬥,就沒有什麽問題難倒我們,也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們前進。」

「今天一切問題都在於自己,我們每個人民裏面都當有一座反共的、堅強的、不屈服的堡壘,天下沒有任何敵人可以打倒我們,而我們却可以打倒任何敵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