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下一步」:臺灣要統合


  基於筆者在開頭宗旨的末段說明,筆者極力希望自由開放的自由地區不應陷入鬥爭的混亂局面,在兩岸關係上,在臺灣地區的主要執政力量皆是反共的右派,所以在兩岸議題上理應採取一致、相同的策略,不應為反對而反對,為反對政敵而趨向錯誤的道路,兩股主要力量應該盡心思考如何領導自由地區的力量制衡中共,而非相互唇槍舌戰,砸金錢、資源去攻擊對方,完全沒有意義,非常沒有智慧,雖然反台獨是必須要堅持的,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歷史的問題是一時無法有明確的釐清與正確解答的,或許兩方的資料各有勘誤之處,可是自由地區的人民需要堅持「反共」的基本路線,不能讓中共得逞,在吵架之虞見縫插針,扶植紅色勢力,之後的發展筆者相信是絕大多數的自由地區人民不樂見的。

                 民主自由實踐了數十個年頭了,在台澎金馬地區生活的人民享受著自由的生活模式,大多數人卻遺忘了民主自由是如何來的,尤其是新一代的青年學子,沒有記得領導革命的國父孫中山先生,沒有記得艱困的抗戰時期,沒有記得與共產黨的大大小小戰爭,沒有記得遷台之後各個單位的改革發展,沒有記得那些提醒政府要民主的知識份子,只記得自己眼前的利益,不能讓自己有所虧損,心胸趨於狹隘,只容得下臺灣,容不了世界,更是容不下故時的美好山河,只知道鬥爭清算,不明就理,盲目的為島內帶來動亂與不安,挑起對立與衝突反而變成眾多「青年」的使命,目無章法,不知道憲法是什麼,裡面寫些什麼都不知道、不情楚、不明白、不想聽,讓起初在兩岸關係還有置喙空間的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進入分離與對抗,分散了抗共的力量。

                  筆者認為在自由地區最缺乏的就是「國家教育」,因為國家意識不強,各有各的信仰,導致人民對國家的定義不能統一,流於民粹,好好的國家演變至今只能用「這個國家」代替,所以筆者極力推崇在自由地區推行國家教育,至於國號該叫什麼就一切按照憲法而定,憲法第一條就確立了「中華民國」的國號,那便以中華民國做為教育標的,建立國家意識,統一定義,若要改稱其他國名必須以法律途徑更改之,一切依法行政,現階段該叫什麼就叫什麼,莫要動歪腦筋,將未成之事置於現今社會,荼毒、混淆學子。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