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暴徒:評中共建政七十年以及中國的下一步

近來有些好事者謂,香港的抗議份子是一群戴著面具的暴徒,企圖撕裂「國家」的始作俑者,在中共建立「偉光正」的共和國前夕,全民高唱對「祖國讚歌」的前夕,就你們這群人在搞破壞,本編是不曉得這群人心態如何,是為「共」作倀,還是本來就是中共出來黑的。

看據中共的歷史,就是一群暴徒產生,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一文當中,就大力讚許這種「痞子運動」,我們看看毛澤東怎麼說吧?毛澤東說:「農會權力無上,不許地主說話,把地主的威風掃光。這等於將地主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把你入另冊!”向土豪劣紳罰款捐款,打轎子。反對農會的土豪劣紳的家裡,一群人湧進去,殺豬出谷。土豪劣紳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滾一滾。動不動捉人戴高帽子遊鄉,“劣紳!今天認得我們!”為所欲為,一切反常,竟在鄉村造成一種恐怖現象。這就是一些人的所謂“過分”,所謂“矯枉過正”,所謂“未免太不成話”。這派議論貌似有理,其實也是錯的。第一,上述那些事,都是土豪劣紳、不法地主自己逼出來的。土豪劣紳、不法地主,歷來憑藉勢力稱霸,踐踏農民,農民才有這種很大的反抗。凡是反抗最力、亂子鬧得最大的地方,都是土豪劣紳、不法地主為惡最甚的地方。農民的眼睛,全然沒有錯的。誰個劣,誰個不劣,誰個最甚,誰個稍次,誰個懲辦要嚴,誰個處罰從輕,農民都有極明白的計算,罰不當罪的極少。第二,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農村革命是農民階級推翻封建地主階級的權力的革命。農民若不用極大的力量,決不能推翻幾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權力。農村中須有一個大的革命熱潮,才能鼓動成千成萬的群眾,形成一個大的力量。」

毛澤東在上述文章中,大言不慚表示為了「報復」地主階級的壓榨,所以侵入地主的住宅、迫害地主以及家人的自由、侵害地主家閨秀的性自主權,都是「合理的」。這也可以了解,中共為何建黨以來,可以如此厚顏無此的侵害個人自由、財產,乃至更為重要的身體以及生命法益。



本編一直覺得,中共建黨以來就是一個大型詐騙組織,甚至一個龐式騙局,怎麼說呢?中共是以出賣給了「希望」,騙人「入黨」,以勞力為投資。如果說1949年對騙入黨的是兌現希望的時候,但實際上更是惡夢的開始,1950年代以來三大政治運動,騙工人、農民以及學生,去鬥爭地主以及資本家,中共藉此撈取財產。後來毛澤東犯了「錯誤」,被中共黨內領導層「貶官」,毛澤東就騙學生去鬥政敵,最後付出代價就是中國一窮二白。最後六四當學生威脅中共統治,再來殺學生,到現在為止還是不聽話就是「殺」。面對這種殺人國家機器,有甚麼好厚顏無恥批評香港抗議群眾,人們都會選擇性遺忘,選擇性的批評,大開雙標。

各位如果質問本編說,難道除了武鬥抗議外,有更好的辦法嗎?我覺得應該看看蘇東劇變,去了解世界上上第一個社會主義政權是怎麼垮台的?了解柏林圍牆倒塌,知道一個分裂的國家是如何終結共產政權,重建民主德國。

民主或許不能填飽肚子,作為民主的美國在國際上為了自己國家利益會欺侮他國,但不可否認民主的根源在於尊重國內人民的自主權利,保障各位人民的勞動所得,建立一個公正的開放政府。

這三年辛灝年教授的三段演講就是在講述香港抗議以及中國的下一步,希望各位讀者能夠在看完之後,請翻牆寄信給與黃花岡,讓我們了解你的看法以及交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