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下一步」:港澳要民主


                在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關係進入死結之時,第三地的問題介入就如同注一股活水進入死池塘,可以因此發想許多新的解決方案,香港問題便是經典的一例。

         199771日,中共和英國基於《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英國交還香港主權給「中國」,而當日0時起,「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香港正式結束了150餘年的英國統治,但當時的香港人民真有回到中國的感覺嗎?筆者不這麼認為,縱然中華民國政府當時有提出疑議說是割讓和租借相關協議的正本在臺灣,應該交還中華民國才是正辦,但以當時的國際局勢來說,根本不會有國家理會,導致香港就此落入中共之手。

        擺盪至今,香港主權移交的相關問題其實至今都沒有解決,包括到現在的香港社會,抗爭激烈不已的反送中」運動,甚至是之後延伸的警民衝突,都一再證明那是兩岸關係的新突破口,但沒有一個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對此有所做為,大多只有口頭支持,才導致中共強力制港卻無人能救,若是華人的自由中國──中華民國能給予實質支援,筆者相信中華民國政府在香港問題上是有置喙空間的,由於錯過了這個契機,中華民國將香港推的越來越遠,以致於香港爭取民主變成勢力太過單薄,無人可依,為此,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變得沒那麼有力,縱然至今依舊可以在香港社會中隱約聞到中共和香港暗中對抗的氣息,時不時還有街頭抗議中共的專斷獨裁,但這「軟釘子」無疑是當時英國給中共的大禮,為何這麼說呢?

        試想,清朝割讓香港給英國之後,英國一直都是用殖民地的角度來統治香港,像是派駐武官總督來管理,那麼在如此高壓的統治底下,主權移交中共應該和換個總督無異,為何高壓下的香港人為什麼會有如此高的民主意識?在交還香港前的最後幾代總督皆是文官,而非一如往常的由武官接任,而既然是文官,做的肯定不是動刀槍彈炮的事了,仔細觀察末代總督可以發現,他們除了處理主權移交的事宜之外,也積極建設、教育著香港的自由民主,從市政局內進行改革,剛開始先讓市政局內有民選的議席,縱然國際間覺得在交接主權之際如此大規模改制並不是好事,但英國此番作為便是想給中共暗中的一擊,給中共放個軟釘子,進退兩難。

        也果不其然,在主權交給中共之後,香港對於北京當局給的「一國兩制」似乎不太買帳,不停的在抗爭,像「佔中運動」、「雨傘革命」,到最近的「反送中」、香港民主派要求的「真普選」,都是希望中共能給香港多一點的民主,姑且維持香港的半民主制度,確實的落實一國兩制,但兩地政治體制本不相同,要異中求同是難上加難,中共對此絕不可能有所寬鬆。

        故筆者認為,以香港做為串聯民主的先驅,與澳門地區串聯,甚至擴張至兩廣地區,以粵區為反共之基地,極力爭取民主自由,帶領民族走向真正回歸中國(中華民國)的道路,而非回歸中共的假中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