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下一步」:新疆要人權


        現今中共在新疆的行政制度,分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和「新疆建設兵團」,自治區政府和其他省的省制雷同,但要職幾乎都由共產黨員擔任,特殊處在於「建設兵團」,兵團泛指若干個軍所組成的大部隊,這種「準軍事性質」的單位和自治區政府是同級的,兵團和自治區政府一樣擁有自己的行政單位、司法系統,唯獨沒有海關和出入境管理,兵團在自治區直轄縣市實行「師市合一」,一個準省級的單位參差在自治區裡頭,配有隨時出動鎮壓暴亂的準軍隊,可見中共根本無意讓新疆自治,用「自治」區當幌子,行兵團專制之實;亦用「建設」兵團當幌子,行鎮壓人民之實,中共之言,毫無可信之處。

        時間回1949年中共取得政權後,中共為維持統治高點,並有效掌控,以漢族移民降低維族人口比例,這就是常聽到的「洗種族」,這能讓人口變化在「自然」的狀況下發生。此後,毛澤東鼓吹人民至新疆發展,埋下維漢衝突的火種,當漢族人口數越來越多,1960年代以爆炸性的成長幅度佔全新疆人口32%,到1970年代,各大城市知識青年響應毛澤東的號召「支持邊疆,開發新疆」,動身前往,然而十年後,這批青年認知到自己被黨利用,想要返回家鄉時,家鄉社會結構已不同以往,在無法競爭的情況下,只能繼續留在新疆。

                  而當時毛澤東招攬漢人進疆開發,利用建設兵團「一手拿槍、一手拿鎬」,維持新移民的吃住問題,但隨著時間推移,團員漸漸衰老,中共勢必得想辦法引注新力,便直接將兵團男女列隊,宣布站在對面的異性就是結婚對象,擴大兵團編制,當女兵不足,便抓當地的年輕姑娘強迫兩人從事「生產」,聲稱要人民為保衛邊疆盡一份心力,從此處可看出,建設兵團根本無法長久治理,只能讓大量的「兵團嬰兒」充實兵團的表面,可見中共為了利益是極為專擅,非常不人道的。

        1980年代,中共眼看漢族移民紛紛離開,政府再次施行計劃性移民,這次不只是號召,而是非常有組織性、有計畫性的招募內地民工移居,當人民一到,政府馬上落實戶口、安排工作,使新疆出現一批「語不齊」的新居民,從北京話到四川話都參雜其中,且幾乎都住在城市,把持90%以上的發展資源,累計至2003年,維漢兩族的比例已經接近等齊,維漢衝突持續升溫,越演越烈,而有政府做靠山的漢族佔更大優勢,將民族衝突升級到人權迫害。

                   2014年開始,中共透過《反分裂國家法》,大量的維族人民被抓去號稱「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類集中營施行思想的改造,確保對黨的忠誠,而近二到三年新疆的「再教育營」數量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相關新聞亦如雨後春筍般不斷爆發,詳細內幕外界也無從得知,這正是現今2019年新疆正在經歷的腥風血雨,不斷蔓延,清澈的沙河如今只存毫無生息的紅旗飄揚,隨歌起舞的人民不再真心歌唱,目不堪睹,除了喪心,也只剩悲痛。

                   而新疆過去多元的文化樣貌,是建立在各民族間的寬容、交流而慢慢發展出來的,但中共卻摧毀這樣的民族和諧,在新疆建立專制獨裁,用「準」殖民手段處理新疆事務,大肆掠奪資源,欺壓百姓,為的是發展像北京、上海等的「一線城市」,藐視邊疆民族之權益,恣意妄為,是為不智、不勇、不仁之舉,實應討伐,挽回新疆各部族追求自主的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