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地位未定? 有事嗎?

 
臺灣地位未定嗎?
我只說一件事,甲午戰爭,連日本都知道臺灣屬於中國,要不然為何要清廷割讓臺灣,還讓清廷簽字。
1941年廢除不平等條約,中華民國完成歷史偉大責任任務。 日本「無條件」投降後,中華民國收回臺灣,理所當然。 有問題嗎?有事嗎?

臺獨所言, 我只以一事比喻,法院都還知道有遺產,中華民國繼承中國的遺產,不管好壞,當壞人被制裁時,拿回本來就是我們的,有這麼難了解嗎?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第九期

 一些歷史上發生的事件和事實,常被分裂主義者從自己的願望出發拿來作不同的解釋,因此有必要對這些事實進行澄清。對歷史,我們必須心懷虔誠。
一、臺灣的主權

  涉及臺灣主權的事實與事件,分述如下:

依據之一
  從歷史來考察臺灣的「主權」問題。
  根據《臺灣府志》的記載認為,《尚書.禹貢篇》所說的揚州指的就是今天的臺灣。這說明中國最早發現了臺灣。三國時代東吳孫權曾派諸葛直和衛溫到臺灣。也是到了三國吳時,才漸漸地可以確定當時《臨海水土志》所言的東夷就是今天的臺灣。到了隋朝,朝廷又派了人去臺灣。從現代和近代的國際法的觀點來看,一六六二年二月一日,鄭成功與當時的荷蘭行政長官揆一簽定《十八項協定》,是臺灣「主權」確立的開始。
  鄭成功跟荷蘭人講,臺灣乃我「先人遺物」,你要還給我。這十八項協定的簽定,從現在的國際法來講,應該說是一個國際條約。而鄭成功收復臺灣所用的年號是永歷年號,永歷年號是大明的國號。大明的國號是代表著當時的中國政府,揆一把臺灣交給鄭成功,是把臺灣交給中國的代表。所以,一六六二年二月一日確定臺灣的主權屬於中國。而後來大明帝國被大清帝國所繼承。臺灣也在康熙時被並入了大清帝國的版圖。


依據之二
  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戰爭失敗,一八九五年清政府同日本簽定《馬關條約》,把臺灣和澎湖永久割讓給日本。
  中國人經過八年抗戰,中國對臺灣的主權終於得到恢復。中國對臺灣主權的恢復是根據《對日宣戰布告》,一九四三年的《開羅宣言》,然後是《波茨坦公告》並在日本投降以後恢復的。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中華民國政府的《對日宣戰布告》,宣佈「所有一切條約、協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間之關係者,一律廢止」。當然包括廢止《馬關條約》。
  中、美、英三國首腦於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六日在開羅舉行會議,討論如何協調對日作戰的共同軍事問題和戰後如何處置日本等政治問題,史稱「開羅會議」。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開羅會談後所要發表的聲明內容乃告確定。該聲明於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一日發表,全文如下:


羅斯福總統、蔣介石委員長、丘吉爾首相、偕同各該國軍事與外交顧問人員在北非舉行會議,業已完畢,茲發表共同宣言如下:
  三國軍事方面人員今後對日作戰計劃,已獲得一致意見,我三大聯盟國決心以不鬆弛之壓力,從海陸空各方面,加諸殘暴之敵人,次項壓力已經在增長之中。

我三大盟國此次進行戰爭之目的,在於制止及懲罰日本之侵略,三國決不為自己圖利,也無拓展領土之意思。三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從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也務將日本驅逐出境。我三大聯盟拈知朝鮮人民所受之奴隸待遇,決定在相當時期,使朝鮮獨立。
  根據以上所認定之各項目標,並與其他對日作戰之聯合國目標一致,我三大盟國將堅忍進行其重大而長期之戰爭,以獲得日本無條件投降。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有美國總統杜魯門、中華民國主席蔣介石、大英帝國首相丘吉爾具名,發表《波茲坦公告》,催促日本投降。第八項條款是
:《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 、九州、四國,及我們所決定之其他小島之內。
  當初在波茲坦公告上署名的祇有三個國家而已,但是到了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蘇聯宣佈對日作戰,於是便成為美、中、英、蘇之四國公告。八月十四日,日本通知聯合國,願意接受波茲坦公告。這樣第二次世界大戰便於八月十五日結束。九月二日,日本代表重光葵和梅津美治郎,於東京灣內的美國軍艦密蘇裏號上,在投降文書上簽字。該投降文件中有關的重要條款內容如下:


第1 條:余等奉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國大本營之命令並為其代表,茲接受美、中、英三國政府首領於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波茲坦所發表,其後又經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所加入之公告所列舉之條款。
  第6 條:余等茲代表天皇與日本政府,及其繼承者,擔任忠實執行波茲坦宣言之各項條款
……

  投降書中這些對《波茲坦宣言》的承諾,實際上等於承認將臺灣歸還中華民國。
  日本國在投降書中明確表示,它向美英中蘇四國(同盟國)無條件投降。向四國投降當然包括了向中國投降。日本向中國無條件投降,表示它承認了中國在宣戰書上所開列的條件,當然《對日宣戰布告》有國際法的約束力。
  這樣,《中國對日宣戰布告》、《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無條件投降書》,這四個文件組成了環環相扣的國際法律鏈條,明確無誤地確認了臺灣作為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保證了臺灣回歸中國的國際協議具有無可否認的有效性。
  關於《開羅宣言》的法律效力,有必要說明如下﹕
  第一。《開羅宣言》的法律約束力早已是不爭的客觀事實。國際社會的絕大多數早已確認其法律效力,國際法上也有充分的根據來證明。《開羅宣言》以中美英三國政府首腦名義共同發表,表達了三國政府的共同意願;記載了三國領導人達成的協議;明確規定了三國對日作戰的行為規則,包括確認臺灣是日本所竊取的中國領土,承諾務使日本在戰後將臺灣歸還中國。《開羅宣言》所具有的這三個條件,不但使它從本質上成為一項法律文件,區別於國家間的一般政策性聲明,而且具備了國際法上條約構成的法律要素,成為三國間的一項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
  第二。國際法上沒有任何規則規定條約的必要形式。確定一項文件的法律性質是否一個條約,決定因素在於它是否意圖在締結國之間創設權利和義務。《開羅宣言》被公認為具有條約或協議的性質,正是依據其簽署國之間協訂的有關戰後對日本處理安排的權利義務承諾。
  第三。《開羅宣言》、《波茲坦公告》本質上來說是同盟國之間的條約,之所以用宣言和公告的措辭,主要是向日本國表示了決戰到底的決心,呼籲日本國無條件投降。根據傳統的國際法,條約非經第三國同意,不為該國創設義務或權利,但是,如果條約當事國有意在條約中確立一項義務,這種義務又經第三國書面接受,則該第三國對此負有義務。最初該宣言對日本國(第三國)並沒有什麼法律上的拘束力,但是,《波茲坦公告》規定《開羅宣言》的條款必須執行,而日本國在投降書中又明確地接受《波茲坦公告》的各項規定。另外,國際法實踐中,不論其載於一項單獨文書或兩項以上相互有關之文書內,亦不論其特定名稱為何,都可以成為國際條約。因此,《開羅宣言》、《波茲坦公告》中對日本國(第三國)所規定的義務便成為國際法條約意義上的義務,此時,日本已經不是第三國,而是條約的當事國了。
  第四。一份國際文件具有法律效力還表現在它被其它具法律效力的國際文件所引用。一九四五年七月中美英三國首腦發表的《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第八節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進一步驗證和加強了《開羅宣言》的國際法效力。同年九月,《日本無條件投降書》昭告世界,「承擔忠誠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項規定之義務」,其中毫無疑問包含無條件接受《開羅宣言》並履行其必須將臺灣歸還給中國的義務。中國政府根據《開羅宣言》及盟國間協議收復對臺灣的主權後,世界各國都均以多種方式對《開羅宣言》的法律效力及臺灣回歸中國的法律地位予以確認。


依據之三
  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日本國與中華民國締結了《日本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和平條約》(簡稱《日華和約》)。從國際法上來看,《日華和平條約》是有效的。
  《日華和約》本文第二條,關於臺灣,做了如下的規定:「
茲承認依照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在美國舊金山市簽定之對日和約第二條,日本業已放棄對於臺灣、澎湖群島,以及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原及請求權」.
  在《日華和約》的第四條規定:「
茲承認中國與日本國間在中華民國三十年即公歷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以前所締結之一切條約、專約及協定,均因戰爭結果而歸無效。」這些被規定為無效的條約中,當然包含著《馬關條約》,因此,廢除《馬關條約》的結果,臺灣就當然歸屬其原來的主權者,即歸屬中國。換言之,即使在《日華和約》中,日本國也是間接地承認了將臺灣歸還給中國。根據國際法上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的原理以及《維也納條約法公約》54條和第56條第一款的有關規定,廢除《馬關條約》的國家行為是符合國際法的。所以,廢除《馬關條約》將臺灣歸還給原所有者中國,不僅完全符合國際法,同時也是日本國認可的。
  從理論上看,中國方面可以作出全面廢止條約的一切內容之選擇。事實上中國作為戰勝國在確定廢除宣戰前中日間一切條約的大政方針後,對於《馬關條約》中哪些條款應該廢除,有自己的選擇權。


依據之四
  中國民國收復並佔有臺灣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國民政府派陳儀上將赴台受降,並接受臺灣、澎湖列島之領土、人民統權、軍政設施及資產。日酋安藤利吉率十六萬駐台日軍繳械投降。
  同一天,陳儀長官經由廣播電台,聲明從十月二十五日開始,「
臺灣及澎湖列島已正式重入中國版圖,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以至於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權之下」。第二年的一九四六年一月十二日,中華民國行政院發布訓令,謂臺灣人民從這一天,也就是回溯到十月二十五日起,恢復「中華民國」國籍。
  中華民國主張其自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當中國對日宣戰並且廢止了馬關條約始,中華民國便征服了臺灣、澎湖,並將之並入其領土範圍內,自此臺灣、澎湖的主權應已從日本移轉至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基於上述理由而宣稱其在臺灣擁有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前駐聯合國代表吳氏於一九五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於聯合國的演講中指出:
  「
當中國政府接受了日本在台武裝部隊的投降並在臺灣建立主權,臺灣不僅在法律上(de jure)且在事實上(de facto)成為中國歷史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自一九四五年後一直享有同樣的地位。由是,從一九四五年到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七日的過去五年中從未有人對臺灣在法律上和事實上均屬中國歷史上領土不可分割之一部份提出質疑。我們必須注意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臺灣、澎湖聲稱其主權乃是基於其以國民黨政府的法律繼承者地位,而國民黨政府已經從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依據佔領原則確定其在臺灣的權利。
  這裏,中華民國取得臺灣主權可根據:
  1。中華民國系依據佔領的原則而取得臺灣領土的合法主權。日本放棄臺灣領土主權以後,中華民國在台的權利,將由交戰國之佔領形式轉換成擁有其明確的主權,循此,中華民國便可將臺灣,澎湖的所謂遺棄地(terra derelicta )並入版圖,因為尚無任何國際法的學理能駁斥這種主張。
  2。中華民國也可基於時效原則(the principle of Prescription)而取得臺灣主權。領土的主權可因在一段時間內,未曾中斷且無人爭奪(uninterrupted and uncontested)的佔有一領土而獲得;
國家可因在一領土是上持續且未被侵犯(continuous andundisturbed )此運行其主權,經過一段足夠的時間後而取得其領土主權,中華民國透過時效原則,對於臺灣、澎湖有合法的權利,因為它對此地和平、繼續地實際佔領與管理過一段很長的時間。
  依據以上的分析,臺灣、澎湖地區在戰後係無主地(terra nullius or res nullius)中華民國由國際法的佔有取得原則,取得其合法地位。


依據之五
  一九五一年的《舊金山和約》合法性質疑。
  一九五一年冷戰產物的《舊金山和約》,雖然當時四十九國代表在條約上簽了字,但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都沒有被邀請參加(更別說簽署),印度、緬甸等國也沒有參加,而且,簽約當天,參加和會的五十二個國家中,蘇聯、波蘭和捷克斯洛伐克三國拒絕簽字。所以,「舊金山和約」不足以視為對日的全面講和。因為該條約是針對戰敗國日本,而主要戰勝國中國與蘇聯都分別沒參加與簽字,所以其合法性是頗受質疑的。
  《舊金山和約》的第二章第二條B項規定:「
日本放棄其對臺灣及澎湖列島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或譯為「權利根據」)與要求。」。但是《舊金山和約》祇有要日本人放棄,放棄給誰沒有說,這就叫做「臺灣地位未定論」。今天「台獨」的主張就是根據這個所謂的《舊金山和約》,所以彭明敏講,戰後的臺灣「主權」屬於中國,在國際法上沒有規定。由於《舊金山和約》將臺灣的地位處置在未定的地位上,由此,可以推導出今天的臺灣仍然不屬於中華民國也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按照主權在民的理論,臺灣人民有權決定是否獨立。
  《舊金山和約》沒有規定,沒錯,
但是舊金山和會沒有任何中國的代表出席
  就《舊金山和約》的簽訂,代表「中華民國」的外交部長葉公超曾發表聲明,講到「中華民國政府」不接受《舊金山和約》的約束。當時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外交部長周恩來也發表聲明,中國政府堅決反對非法召開的「舊金山和會」及其《舊金山和約》。

沒有任何中國代表簽字的和約中國當然不會接受。《舊金山和約》不僅僅中國代表沒有簽字,後來蘇聯的代表也沒有簽字。這樣的一個「臺灣主權未定」,說《開羅宣言》祇是戰時公約,沒有約束力。但是,《開羅宣言中的每一條都有約束力卻只有臺灣澎湖歸還中國沒有約束力這能說得通嗎
  如果《開羅宣言》沒有約束力,那麼根據《開羅宣言》而來的《波茨坦公告》當然也沒有約束力了。那根據《波茨坦公告》的日本投降也沒有約束力了,根據日本投降召開的「舊金山和會」也沒有約束力了,那根據和會簽定的《舊金山和約》也沒有約束力了,那由《舊金山和約》推論的的「臺灣主權未定」當然也沒有約束力了,大家都沒有約束力了!
  如此推論下來,我們又要回到二戰中去了。
  一九四二年簽署的《聯合國家宣言》,不僅是約定全力對軸心國作戰,同時又明確規定了同盟國不得單獨與軸心國講和、停戰(Each Government pledges itself to cooperate with the Governments signatory hereto and not to make a separate armistice or peace with the enemies.)。同盟國作出了明確的權利和義務的法律規定,一項宣言本身應該祇能拘束參加宣言的國家,對他國不具有拘束力。雖然它本身並不拘束日本國,但是,該宣言中關於同盟國不單獨地與軸心國締結和約和停戰的規定,這不僅僅是一項政策說明,對於宣言國來說,是有著法律上的拘束力,無庸置疑它屬於國際法上的條約。而《舊金山和約》恰恰違反了該宣言,在沒有中國和蘇聯等該宣言的同盟國加入的情況下,美英等國公然違反《聯合國家宣言》的上述有關規定,擅自拋出《舊金山和約》。因此,《舊金山和約》是不具有合法性的。理所當然,該「和約」中擅自改變根據《波茲坦公告》以及《日本投降書》中有關將從中國所竊取的臺灣領土歸還給中華民國的規定,不僅是非法的,而且也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侵犯。
  有學者認為日本投降書祇是停戰協定,它不表示交戰國之間法律狀態的結束,結束國家之間的戰爭狀態必須通過締結和約,《舊金山和約》是終止對日戰爭狀態的最終法律文件。這觀點固然是對的。可是《舊金山和約》除非得到事後中國的認可,否則根據國際法的規定「條約不能拘束第三者」的原則,它是不能對中國產生法律效力的。
  即使《舊金山和約》沒有說明臺灣的歸屬,據《日華和平條約》,中國也具有臺灣、澎湖的主權(參見上述依據之三)。
  所以,「臺灣地位未定論」根本就是無稽之談!這裏,為了更好的說明臺灣的歸屬問題,就是退一萬步說,假設將臺灣割讓給日本的《馬關條約》合法有效,《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條款》《舊金山和約》及《對日和平條約》都沒有說明臺灣的歸屬,那麼,日本在這個問題上就比美國具有更大的發言權。可是,在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七一年取得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之後,它與日本國簽署了毫無「法律爭議」的《中日聯合聲明》,其第2條規定「日本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第三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重申: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這裏的第八條也就是「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 、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更是《開羅宣言》中的「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及使日本在中國所竊取之領土,如滿洲(或譯為東北四省)、臺灣(或直譯為福摩莎)、澎湖列島等歸還中華民國。」
  如此清楚明白的國際條約、建交條約,豈有「臺灣地位未定」「臺灣不知歸誰」之謬理的存在空間?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PRC)與中華民國(ROC)政府之爭(及過去的國共之爭),也祇不過是雙方在國際上的「代表權」之爭,而並非「國家主權之爭」。


依據之六
  從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臺灣光復之日起,包括臺灣的全中國的主權就屬於全中國的人民,包括海峽兩岸的人民。(參見附註一)
  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地區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退居到台澎金馬。從法律上而言,中國共產黨建立的是一個新的政府,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僅僅是一個中國中先後兩個政府的稱號而已。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各自聲稱是代表著整個中國的中央政府。現在中華民國民進黨執政,但是仍然沿用國民黨執政時期的憲法。
  對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全中國」代表權之爭,站在不同的立場,就有不同的認識。
  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大陸中共政權是非法的,中華民國具有包括大陸和臺灣之全中國的主權。
  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則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央政府,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權利繼承舊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對領土的領有權利。按一位網絡台獨人士「臺灣佬」的說法,是一種註釋:「從法律的層面而言,大陸變色就是中華民國被它自己的國民行使『制憲權』否定掉了」。(這位「臺灣佬」的本意是反駁筆者所稱的,「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大陸中共政權是非法的」),因此,新政府當然繼承了中華民國政府的權利和義務。聯合國2758號決議,「聯合國大會,回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考慮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組織根據憲章所必須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5個常任理事會之一,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這一決議充分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替中華民國政府(蔣介石的代表)被聯合國和國際社會所承認。也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作為中華民國政府的繼承者而存在。
  現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是政治現實。所有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均承認或認知:世界上祇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撇開合法政府代表問題不說,目前仍與中華民國建交的國家也並不是承認臺灣地區是獨立主權的國家,他們祇是將中華民國這一政府看作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而已。同時,這種承認中華民國和與其建立外交關係也佐證了這樣的一個基本事實,即這些與中華民國建交的國家也承認世界上祇有一個中國。
  從國際法的角度來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目前的分治狀態,是內戰造成的,雙方對對方而言,都祇是對抗的交戰實體而已。兩岸之間戰爭的法律狀態依然存在;大陸和臺灣仍然是一個中國的領土。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於《日華和約》的內容沒有進行過具體明示的審查宣告(其實,這一行為也不一定需要。因為,日本當時是與代表全中國主權的中華民國政府締結的《日華和約》,當日本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具有中華民國的法律繼承者地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可以選擇接受或不接受該和約),但是一九七二年,在《中日聯合聲明》中重申了中國的一貫立場。該聲明第二條規定:「日本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第三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重申: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堅持遵循波茲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由此人們不難看出,不論是《中日聯合聲明》也好,還是《日華和約》也罷,兩者在將臺灣歸還給中國的問題上都有直接和間接的表明。
  《中日聯合聲明》同時也表明了,日本國政府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承了中華民國政府主權權利。《中日聯合聲明》和《中日友好條約》這兩項條約又對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臺灣歸還中國,歸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事實得到了進一步的確認。

附註一:日本在投降書中明確表示,它向美英中蘇四國(同盟國)無條件投降。向四國投降當然包括了向中國投降。日本向中國無條件投降,表示它承認了中國在宣戰書上所開列的條件,因而這些條件,即「所有一切條約、協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間之關係者,一律廢止」(包括廢止《馬關條約》),就具有了國際法的約束力。臺灣就當然歸屬其原來的主權者,即歸屬中國。

附註二:目前中國處於分治狀態,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各自依其憲法代表全中國,則分治期間各自對外簽定的條約,另一方可選擇承認或不接受,或適當時機對其重新審查。雙方都有共同維護國家主權的義務,特別是涉及國家領土、資源等的對外條約,另一方當有否決權。


依據之七
  辛亥革命後,中國政府為了臺灣同胞的利益、為了收復臺灣而做了不懈的努力。蔣介石多次闡述了收復臺灣的重大戰略意義。
  一九一四年,蔣介石受命赴東北策動討袁軍事,孫中山對他說,日本人如果不將東北和臺灣交還我們,並保護朝鮮的獨立,我們國民革命運動是不能停止的。由於國弱民窮,孫中山等人當時尚無力收復臺灣,但蔣介石依然關注臺灣的命運。蔣介石在國民政府主席任內,加強臺灣和大陸的民間交往,一部分台籍青年輾轉來到大陸,自動組織團體,從事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活動,並尋求國民政府的資助。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帝國主義加劇了侵略中國的步伐。一九三四年四月,蔣介石在撫州公開稱:中國「又受了日本一個最大的侮辱」,不僅是東四省的失地我們要收復,而且臺灣、琉球這些地方都是我們的舊有領土,一尺一寸都要由我們手裏收回。一九三八年四月,蔣介石發表講話:過去甲午之戰,日本侵佔我們的臺灣和琉球……臺灣是中國的領土,中國要講求真正的國防,要維護東亞永久的和平,斷不能讓高麗和臺灣掌握在日本帝國主義者之手,必須針對著日本之積極侵略的陰謀,以解放高麗、臺灣的人民為我們的職志。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珍珠港事件爆發,次日國民政府正式對日宣戰,向中外宣告「所有一切條約、協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間之關係者,一律廢止」。據此,中日過去所訂的條約當然廢棄,《馬關條約》對臺灣的束縛完全消失。於是就國際法而言,臺灣自中國對日宣戰之日起,即已恢復為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法理地位。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三日,外交部長宋子文在重慶舉行記者招待會,指出日本所侵佔之土地均應於戰後交還原主,「中國應收回東北四省、臺灣及琉球」。一九四三年初《大公報》發表題為《中國必須收復臺灣——臺灣是中國的老淪陷區》的文章,指出「根據國際公法,臺灣是不折不扣的中國領土。日本從中國手裏奪去臺灣,臺灣應該歸還中國。根據大西洋憲章,臺灣也該歸還中國」,呼籲「中央對臺灣問題最好即作具體的措置,以淪陷省區待遇臺灣」。
  一九四三年初,宋美齡訪美,蔣介石囑其會見羅斯福總統時,可商洽中國被日本強佔的領土處置問題。二月,駐美大使魏道明電告蔣介石,羅斯福總統已表示「日寇所有島嶼,除其本國外,均應就同盟國警備立場支配之,臺灣當然歸還中國。」
  三月,蔣介石發表《中國之命運》一文,在「中華民族的成長與發達」一章中指出:臺灣、澎湖列島本是漢人開發的區域,屹峙東南,久為我們中國的屏藩,迄至明末,乃為荷蘭人所侵據,而終為我鄭成功所收復,其事蹟真可歌可泣。以國防的需要而論,上述的完整山河系統,如有一個區域受異族的侵據,則全民族全國家,即失其自衛上天然的屏障。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蔣介石應羅斯福總統及丘吉爾首相的邀請,赴開羅參加中美英三國首腦會議。十一月二十三日,他與羅斯福商談,提出「日本於『九·一八』事變後自中國侵佔之領土(包括旅、大租借地)及臺灣、澎湖,應歸還中國。」羅斯福承諾「日本攫取中國之土地應歸還中國」。
  二十六日,中美英三方簽署開羅會議宣言,明確表示三國之宗旨: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
  無疑,在當時中國尚無充分的軍事力量直接從日本帝國主義手裏收回臺灣的情況下,蔣介石通過外交上的努力,使美英兩大國承諾將臺灣的主權歸還中國,解決臺灣在日本戰敗後的歸屬問題,為中國最終收復臺灣奠定國際法的依據,維護了國家的主權和領土的完整。
  當是,在大陸參加抗戰的臺胞聞迅致電蔣介石說:「頃見報載開羅會議重大成功,台澎等地歸還中國,凡我臺胞同深感奮,如蒙鞭策,願效馳驅。」
  《開羅宣言》發表後,蔣介石遂著手收復臺灣工作,成立調查與籌備機構,進行組織及人事準備,訓練臺灣行政、警察、銀行、教育等幹部、專業人員,規劃未來臺灣行政體制及各種機構接收辦法。一九四五年五月,在重慶召開的國民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蔣介石再次誓言「受日寇劫掠最早之臺灣,重歸祖國,始為我抗戰徹底之勝利」。其間,他接見臺灣淪陷五十年來第一位台籍國民黨代表謝東閔,問詢有關臺灣的情況,要謝東閔轉告臺胞「臺灣的光復快要到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中國收復臺灣終於進入實施階段。八月二十四日,蔣介石在國民黨中常會、國防最高委員聯席會議上說,臺灣不能回到祖國懷抱,則國家的獨立自由就無從談起,而抗戰的目的亦無由達成,要求部屬全力以赴完成臺灣接收工作。二十七日,蔣介石任命陳儀為臺灣省行政長官,不久又兼臺灣警備總司令。九月一日,陳儀在重慶成立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及警備總司令部臨時辦事處,開始籌劃去台受降接收的有關事宜。
  九月九日,蔣介石向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下達第一號命令:在中國境內(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除外)、臺灣以及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所有一切日本陸海空軍及輔助部隊向本委員長無條件投降。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中華民國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向日本臺灣總督兼日軍第十方面軍司令安藤利吉下達第一號手令:本官奉令「接受臺灣、澎湖列島地區日本陸海空軍,及其輔助部隊之投降,並接收臺灣、澎湖列島之領土、人民、治權、軍政設施及資產」。安藤利吉在簽具的受領證中表示:對於本命令及以後之一切命令、規定或指示,本官及所屬與所代表之各機關部隊之全體官兵,均負有完全執行之責任。
  至此,日本將甲午戰爭後從中國竊據的臺灣、澎湖列島交還中國的一切法律手續均告完成。臺灣終於回歸祖國,洗卻了中華民族在甲午戰爭所遭受的奇恥大辱,是中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最大收穫之一。中華民國政府接收人員尚未去台,臺灣民眾即自動爭掛國旗,爭學國語,自覺維持社會秩序,以實際行動響應接收。中華國民政府官員和軍隊赴台,均受到臺灣同胞歡迎。


結論
  據以上所述,臺灣和澎湖的主權屬於中國是無疑的。特別是「依據之一、二、三、四、六、七」,任何一條都足以說明臺灣和澎湖屬於中國。

附註:釣魚台群島為臺灣的附屬島嶼,並非屬於流球群島。一八九五年清政府同日本簽定《馬關條約》,釣魚台群島作為臺灣的附屬島嶼一同割讓日本。據以上「依據之一、二、三、六、七」,釣魚台群島當屬中國無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六四之三十年:反思民運,盼望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