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會議員變成民主制度的破壞者!(梅花時事評論109年8月6日)


2020年8月2日據臺灣臺北報載
臺北地方檢察官針對臺北立法院
6位前任以及現任之立法委員及其立委助理
接受民間公司之賄款
以對於行政機關進行施壓
並配套性修改相關法律
以觸犯貪污相關罪嫌
移送檢察機關作進一步偵查
事後更有學者嘲諷表示,「關說乃立委天職」
甚至還指出其標準作業流程為
打電話給中階官員,要求如何如何
打電話給高階官員
在立法院委員會張牙舞爪
但非關說原案,雙方心知肚明
如果到此還無法疏通,總質詢給院長(部長在旁)難堪
會後暗示修理源頭
希望院長(部長)回去『好生約束』不懂規矩的下屬

此次臺北立委收賄施壓案
正可以說明三權分「立」的理想在實踐的過程中
實際上卻是走向三權分「利」的事實
在美國的法律裡
早已有遊說法的設立
透過遊說團體與政治獻金
影響各階層民意代表
促成立法更符合各遊說團體的需要
然而何許人有能力成立遊說團體?
正是這些有需要的政商人士
所以,關說不是立委天職
卻正是官商勾結的巧門
正是民意代表透過立法權
因利益而干涉行政,甚至能干涉司法
一旦三權分利,豈有寧日

此次事件正可以凸顯孫中山先生
為何要將三權分立中之『立法權』
拆分為三個部分
也就是「國民代表、立法委員以及監察委員」
孫中山其實知道在美國監察權是依附在國會之下
但是他認為國會議員總是濫用監察權
導致行政機關效能不彰
造成國會透過關說干涉行政,形同國會專制
所以將立法機關職權獨立化,公務員化
降格為五院政府之一部分
專門負責立法事務,並接受監察院之監督
由各縣選出之國民代表則成立國民大會
五院包含負責立法之立法院
都對國民大會負責
藉此免除國會議員享有立法權
藉由立法權謀取私利
為特定人或機關立法的弊端

由孫中山的五權思想
再去反思本次立委收賄施壓案
就會了解到孫中山是針對現實狀況而對制度進行修正
就是藉由制度去鞏固民主
臺北的立委們,極力推崇三權分立下之內閣制
這種國會優勢多數黨
即可組織內閣之行政、立法不分之制度
真的能夠守護民主嗎?
還是讓政黨得以取得國會席次多數後
組織內閣,擁有行政權,更控制法官任命
藉此獲得三權分「利」合法化呢?
值得我們仔細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