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統治下的模範省:在臺灣試行「防衛型民主建設」的蔣公

 

=楔子=

在1987年後到現在解除臺灣全省戒嚴後的臺灣島內,詢問三十歲上下之臺灣年輕人對於蔣中正這位中華民國前總統之印象,不外乎腦中浮現只有「二二八、(槍斃之)槍聲、特務、軍裝以及高呼『蔣總統萬歲!』之萬人牆」。若再詢問政治立場更偏向極端主張臺灣獨立之人士,提到「蔣介石」更只有滿滿的哀怨聲以及由內而外滿滿的憤怒感,認為臺灣的前途就是因為蔣介石的「愚蠢」而耽誤的。(諸如:堅守漢賊不兩立退出聯合國、只是把臺灣島當作過度站,想著要回到中國大陸、戒嚴統治使得臺灣民主進程倒退...等。)

但其實蔣公在臺灣後的貢獻,其實是為中國大陸找尋一個民主政治以及對孫中山先生遺教的具體實踐以及嘗試化,替蔣經國後之臺灣中央政治解禁,提供了契機,以下分別給予介紹。

=土地改革:農民享有土地所有權=

農民問題,一直以來是中國歷朝政府所關注之事,臺灣雖然被清廷割讓給與日本,於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到臺北時,臺灣島內自耕農比例仍偏低,據統計臺灣共有耕地81.63萬畝,地主僅佔農村人口的11.69%,佔有土地卻高達56.01%,農民不足佔農村人口的88.31%,其占有土地僅有21.57%。農民向地主的交租率一般都在50%以上,有的則高達70%。所以蔣公任命陳誠擔任臺灣省主席,啟動三階段的土地改革計畫。

此三階段為「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三個階段,至1953年基本完成。1953年底,提高為51.8%,1963年,再提高為65.7%,成為台灣農戶的主體。而雖然地主喪失土地所有權,政府給予相對利益保障,就是給予等價的國營事業的股票,土地資本轉化為工商業資本,不少地主轉身變為工商業主,投資於新興產業。辜振甫、林伯壽、林猶龍、陳啟清原來是臺灣島內四大地主家族,由於從水泥、造紙、農林、工礦等四大公司接受了大量股票,迅速發展成為臺灣的大財團

=民主實驗:地方選舉的嘗試=

孫中山先生在建國大綱第九條表示:「一完全自治之縣,其國民有直接選舉官員之權,有直接罷免官員之權,有直接創制法律之權,有直接複決法律之權。」,臺灣島內民主實驗,由蔣公命時任臺灣省主席吳國楨主持,自1950年7月2日起至10月29日,在省內實行第一屆地方自治選舉。陸續舉行的有第一屆縣市議員、第三屆村里長、市民代表會第三屆代表、各縣市第一屆縣市長、區長等多次選舉,投票率在62%至82%之間。


身為中央執政黨的中國國民黨當然有派出其支持候選人,但是在臺北以及臺中兩大省轄市中,國民黨的市長候選人敗給無黨籍的吳三連以及楊基先,但從臺北以及臺中的市長選舉表明,它們已經擺脫了黨派控制,初步具有自由選舉的特點,此次選舉臺灣島內共選出縣和市的議員814人,縣市長21人。

=重視基礎教育=

蔣公在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補述之第二章表示:「民生主義的教育,就是要教導一般青少年,使其適應人民生活的要求。」,對此中華民國憲法第一百六十條第一項規定:「六歲至十二歲之學齡兒童,一律受基本教育,免納學費。其貧苦者,由政府供給書籍。」

在蔣公擔任總統時期,延長對於國民教育的六年年限,提升至九年,廢除初中入學考試制度並於1968年9月9日,開始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當年下半年,全台增加國民中學159所,增收學生45,000餘人,平均升學率由62.29%提高到72.78%,國民中學的一年級新生發展到20餘萬人。

=結語=

其實蔣公主政下政策極多,但舉此三個為例子,就是蔣公為中國提出一個實驗,就是在艱難戰亂的情況下,民主制度還是可以實施,但是根據中國的情況應當完成土地改革以及提升基礎教育,並且佐以從地方上開始實施小型民主投票,不管結果如何,中央都應該承認投票結果。

最近由於李登輝逝世,一些綠營人士稱呼民主先生來讚揚李登輝。但是李登輝其實只是站在前人的基礎上,也就是蔣公的穩固臺灣以及蔣經國的解除臺灣地區戒嚴令上,面對中正紀念堂前的野百合學運學生訴求,順勢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以及解散國民大會,完成中央民意機關以及修憲達成總統直選而已,他不過是完成最後一片中華民國民主憲政拼圖。而蔣公在臺灣的實驗,可以為臺灣後續民主基柱,也為大陸人民重建中華民國於大陸找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