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政的理念及轉型



「訓政」一詞,在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理論中,針對民權主義的實踐,有重大之具體意義,為何會提出訓政,並非是要讓革命黨獨攬全國統治權,而是透過兩套方法:在地方實行地方自治並選出國民代表,並由中央招集國民代表,組織國民大會,制定憲法,以邁入憲政,成為真正之民主共和國。

孫中山認為,於民國初年當時知識分子以及政客,大多以人民對於民主概念不足,而認為中國不適合進行民主政治,甚至建立強人政治以及恢復帝制之存在,就如同西漢之王莽、東漢之曹操以及民初之袁世凱。孫中山先表示,所謂訓政,就是革命政府應該具有「公僕」的意識,讓人民嘗試施行選舉、罷免、創制以及複決之四權,讓人民在實踐的過程中掌握民主之真諦;若不進行訓政,而直接認為人民政治水平不宜實行民主政治,那就會與西方歷史一樣,不斷的發生革命,直到真正民主權力回歸到國民時,革命的循環才會平息。

而至今日,中共依然以人民素質不夠為藉口,拒絕實踐民主憲政。然而研究全球民主憲政的實踐歷史,我們卻可以發現,無人以人民素質不足為藉口而拒絕實踐民主憲政,反而是忠實地實踐憲法對人民的承諾。隨著時代的演進,民主與人權保障,也不斷的提升其範圍與包容。正因為堅持民主憲政對人民權利保障的承諾,讓人民素質的不斷提升。

孫中山在《孫文學說》一書中〈第六章 能知必能行〉表示,從歐美歷史的角度,論述訓政重要性,內文謂:「美國土地向為蠻荒大陸,英人移居於其地者,不過二百餘年。英人素富於冒險精神,自治能力,至美而後,即建設自治團體,隨成為十三州。雖歸英王統治之下,然鞭長莫及,無異海外扶餘,英國對之,不過羈縻而已。及一旦征稅稍苛,十三州則聯合以抵抗,此革命之所由起也。血戰八年而得獨立,遂建立亞美利加之聯邦為共和國。其未獨立以前,十三州已各自為政,而地方自治已極發達。故其立國之後,政治蒸蒸日上;以其政治之基礎,全恃地方自治之發達也。」

所以孫中山舉菲律賓為例,「夫以中國數千年專制退化,而被征服亡國之民族,一旦革命光復,而欲成立一共和憲治之國家,舍訓政一道,斷無由速達也。美國之欲扶助菲島人民以獨立也,乃先從訓政着手,以造就其地方自治為基礎。

以上為針對訓政之說明,其理論是透過地方自治為基礎,作為人民訓練實行民主政治之基礎,並且籌備地方上民政機關之組織,實行地方自治型的民主政治。

正如先總統  蔣公所言:「將來雖在憲法頒佈以後,我們還是不能放棄訓政的工作,我認為訓政並非一定要中國國民黨來擔當,而是熱心國事的人士,共同應有的義務,我認為訓政的意義,不僅是政府訓練人民,還得要人民訓練自己,並且由各級民意機關,來監督政府,和訓練政府。各級民意機關設立以後,他的地位一方面是代表人民,表達民意;一方面是監督政府,亦即是訓練政府。政府和民意機關,並不是對立的,在民意機關的分子,今天在議會,明天可以在政府擔當工作,而且尤其在地方基層,每一個人民代表,同時在民意機關,同時要實際參加地方公共事業,所以互信互尊的態度,應當培養,休戚共同的關係,應當認定,提攜共進的習慣,應當養成。」

先總統  蔣公對國家重光後所應有的態度時更進一步說:「一俟中國大陸解脫共產暴政之羈絆,中國將遵循民主憲政的道路而前進,不論在何種情形之下,中國將不致恢復過去軍政或訓政的制度,關於這一點,可以從臺灣獲得證明。臺灣儘管處於困難與緊急情勢之下,中華民國政府在發展行憲的民主政治一事上,已著有建樹。」

一般人對於訓政,多誤會為專制黨國產物,然經歷史反思,我們明白訓政實質意義是要完成地方自治。而地方自治的正確涵義為地方當依國家法律與當地之地方法,實際管理當地應管之事,而非管理地方所有的事,此乃均權的真正含意。在中國的憲政過程,我們變成有了憲法,然而地方自治卻尚未完成,所以訓政實與憲政合一,變成在憲政基礎上,完成地方自治。

因此,將來中國走向民主政治,首先應該先恢復《中華民國憲法》,並宣傳讓人民知悉人民在憲法上所原本應有作為國民之權利與義務,由香港、澳門首先依其當地法律先進行全面普選。大陸則根據各地戶口,建設成果擇區分多期實施地方自治。主要的工作是解除城市居民移轉戶籍之枷鎖,確立實際人口數以及印製選票,辦理鄉、鎮、市、區之地方不受舊有如中共資格審查之普遍選舉,分期擴張至全國,此為對於訓政之現代化改良,最好的例子便是1950年開始的臺灣省花蓮縣的地方自治選舉。